~~~各班公告~~2017.08.1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10.21(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0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10.21()下午2:30~6:00

2017.10.28()下午2:30~6:00

2017.11.04()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系統與邏輯(13):【垂直系統】



系統與邏輯(13):【垂直系統】

練功系統就是屬於垂直系統,但是一般散戶幾乎毫無練功的觀念(為什麼沒有?原因不明)。
練功系統的概念就是:「它有垂直分布的境界,一層一層的,每一層的功力有差,但是一招一式的外表沒有太大的差異。」
意思就是說:同樣的一招,師父施展開來可以打死一頭牛,徒弟卻只能打死一條狗。
其實這個觀念多看金庸的武俠小說就可以了解,但是在股市中,絕大多數的人對這種垂直觀念都很陌生,令我懷疑金庸小說根本就是小眾人口在看。
練功系統在各行各業中都很明顯,到了股市會變得超級明顯,因為股市中絕大多數的招式都是垂直系統,數量遠遠高於一般職業。照理來講,人們在股市中應該更加小心翼翼防範垂直系統的「表面相似,實則不同」,但實際的狀況是:大家都對垂直效應感到很陌生,甚至陌生到了驚人的程度。我的意思是:在股市中,有超過一個驚人百分比的股民認為「乾坤大挪移第七層」的功力是可以不需要練習就能夠按照秘笈達到的。
於是,真正大條的問題不是垂直效應,而是「為什麼有這麼多人不了解練功是分層次的?」
很遺憾地,讓我親口告訴你老王多年潛心研究的答案是:「我不知道。」
我對這個問題懷有無比的興趣,但是我研究了很久,沒有什麼斬獲。
我不知道中華民國還有誰對這問題有興趣的。有興趣研究這問題的人可以來信跟我討論。
另外一方面,在西方文化中,對於個人精神境界修養的垂直系統的了解,似乎不如東方的印度跟中國。印度佛教中的精神修煉層次非常複雜,甚至有多維現象出現。所以我個人的了解是:佛教的垂直系統比較完整。
股市中的垂直系統中,比較高層次的是「直覺系統」,這也是比較多人關心的,但絕大多數人並不知道「直覺系統」是在比較高的層次。
我想說的是:絕大多數人誤以為直覺系統是在比較低的層次;有些人甚至以為直覺系統是在最低的那一樓。
  股市的垂直系統的升降,是每一個有志於操盤者應該學習了解的。通常來講:贏家跟輸家的差別,幾乎都是差在垂直系統的境界高低,而不是差在平面系統的知識多寡(平面系統的人會誤認為他之所以交易失敗是因為他知道的資訊還不夠多,而不是因為他的功力淺。用武俠小說的話來講:平面系統的人會誤認為他之所以打輸是因為他手上的刀不夠鋒利,而不是因為他的武功差。)
2014.4.30

2014年4月29日 星期二

系統與邏輯(12):【系統的不完備性】

系統與邏輯(12):【系統的不完備性】

大概是在2009年的時候,我想到一件事:當我在股市中操作時,沒有人監督我。
那個時候我已經使用機械法了。機械法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利用歷史資料來「驗證」它的績效。但是2009年的時候我突然想到這種跑歷史行情的方式頂多只能解釋這個方法在某一個時間週期之內有效,如果超出這個時間週期,就很難講了。那麼,我如何去監督這一套操盤制度在未來的歲月中會一直有效?
其實我那時心理已經有了個直覺:我用的方法至少還可以用十五年(這個說來話長,非本文重點),所以我就放心大膽地利用這段「有效期」去研究現行方法的一些問題。
問題整理如下:
1,沒有人監督我。
2,將來如何知道這一套操盤系統無法再用下去了?
3,這套系統只能靠歷史資料驗證,而無法靠數學得證。
第三個題目,因為他是目前很多人文學科的最大困擾,意思就是:「這個東西沒有科學根據。」
這個罪名大條了。
不過也無差,反正技術分析在基本派的眼中就是這樣,像巫術一樣,沒有科學依據──這個罪名已經扛很久了,不是我一個人在扛,而是所有技術派的人都被這樣嫌。
我覺得這三個問題是連在一起的。一個沒有科學依據的東西,要怎麼建立起別人對他的信心?……如果它沒有科學依據,那麼,它遲早會出毛病,於是「有人監督我」就變得很重要。
沒關係,反正我那時有時間,就好好來研究一下。
這一研究下去,我意外地得到幾個「道理」,如下:
一、技術分析的機械派是一種經驗法則,但是所謂的科學,從某個角度來講,也是一種經驗法則。
二、如果要擺脫經驗法則的束縛,則必須借用比原來的系統更大的系統來證明原系統的合理性。
三、從第二條得知:系統本身無法證明自己的合理性與耐用性
四、當我引進更大的系統的時候,我又要去證明這個更大系統的可靠性……於是乎,沒完沒了,到最後就是呈現了「每一個系統都不穩定」(每一個系統都不完備)的「慘」況。
五、要避免第四條的慘況,有一個辦法,就是不需要去找一個「新」的大系統,而是把幾個比較小的系統「串連」起來成為一個跨領域的大系統。
這個第三條跟第四條,好像世界末日一樣,因為它明明白白告訴我們:如果你只有一個人在股市裡孤軍奮鬥,然後腦袋裡只有一套系統(通常是股市系統),而沒有其他系統的灌溉輔助,再加上「命不好」,那麼,遲早會出問題。(有些人則比較嚴重,就是完蛋。)
於是乎,2009年以後,我先把系統更換成以機械法為主,這樣比較容易「驗證績效」,然後我嘗試建立一種機制,就是採取開放的態度,讓學生知道我的交易的主要進出,這樣一來,凡是知道我進出的人都可以監督我。
我把這種叫做團隊制度。這制度是用來防範自己不知道哪一天會做出「離譜」的事。
至於一般操作者的中心思想,則是深信「系統本身可以證明自己的完美性」。在這個定理之下,操作者相信憑著自己的判斷,絕對可以證明自己使用的方法的可靠性──可惜的是:在我看來,我覺得它一點都不可靠,往往淪為無聊的自大可笑。
也許唯一可靠的,就是人類自己的那一份自覺。
2014.4.29


2014年4月28日 星期一

新書感言(大概6月上市)



2014年版  新書感言


一晃眼,已經來到了2014年,距離我前一本書(2005年),已經將近有九年的時間了。
這九年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在我以前寫作的地方,從窗戶望出去,不算很遙遠的距離,可以看到一棵非常巨大的樹,每當黃昏,新店溪那邊的晚風吹過來,很清涼;然後我就望著大樹背後的那一片天空,想著:「我現在活的很好,所以我要記得我每一次從這裡眺望出去的那種幸福感。」──不知不覺,我望著天空,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然後,有一個念頭突然在我心底響起:
『操作者遲早必須回去當初的那個起點。』
別擔心,我不是說財務上的起點,而是心境上的起點。
剛開始進入股市,很多人都是為了財務上的自由,然後,漸漸的,失去了那個自由。
為什麼會反而不自由呢?因為讓自己變成了職業操作者。雖然很可能賺到了一些錢,但也犧牲了一些歲月,因為股市是一種事業,需要花時間去學習。
在這些年中,我領悟到了一些事:對我個人而言,股市是我最重要的知識來源之一,它是一座美麗的花園。即使很多人半途而廢,放棄了這個事業或興趣,但那些都是發生在花園圍牆之外的事;我必須融入我自己的心境,而不是把俗世的干擾看做是股市的必經之路。
這些年來,外人之所以很難體會我的心情的原因,是因為我每天在想的事已經跟一般人的「距離」很遙遠──也許有些人進入這個市場試想趕快賺錢,但我每天想著卻是如何教會別人也能在股市中賺錢。
這些年來,我有很多的喜樂與苦惱,都是從課堂上誕生。有的同學成材,但是也有更多的同學悄然無聲地放棄了;我一直把這些人的退出當成是我自己的錯,於是我曾經拼命去思考有沒有一種更簡單的方法能夠讓大家更容易賺到錢……我想過了很多的「捷徑」,但最後還是讓我回到「大路」上去。
股市無捷徑,唯「放下」而已。
在我領悟到一個比較完整的系統跟方法之後,我不但想賺更多的錢,也想讓其他的同學也能夠領會這些東西,但是這其中的過程並不順利,我在課堂上領略到許多人性,而這些人性的深沈面喚醒了我心底許多被掩蓋以久的想法。
我本來是一個對錢不是很有興趣的人,進入股市多年之後,跟以前比起來,我變得比以前要積極,但是這種積極,加上大量的精神跟時間都投入教學工作,所以我一度陷入「焦慮」之中。為了要脫困,我動用了大量的心理分析,幫助我自己,也嘗試幫助別人。
2012年之後等到我的身心差不多恢復到一個水準之後,「賺錢」這件事又重新變得跟我當年初入股市時一樣重要。
一般人在進入股市之後,會立刻受到許多的誘惑跟污染,加上對自己許多不切實際的高遠期許,會很快地喪失當初的那一份純淨心智,而變得油條、市儈、庸俗,甚至諂媚自己。久了以後,很多人就變得「回不去了」。
我回想我當年進入股市的理由,不就是希望能夠節省下更多的時間去充分發揮自己的天賦興趣嗎?那麼,我們每一個投資者都不應該為了錢而「過度地執著」。
為什麼要「放下執著」呢?因為過度地執著會干擾我的判斷,讓我在市場中焦慮不安,害我賺不到錢。
一開始。股市新手要加緊學習.到了中期以後,「放鬆自己」,就變得愈來愈重要。
因為執著、因為在乎、因為計較,所以我們無法面對失敗,無法忍受邁向贏家之路一切必經的考驗;而且,生活的品質降低,當初「夢想」的財務自由絕不可能因為我們愈來愈在乎錢而變得更自由。
一直到最近兩年,我才有機會稍微放鬆一下自己。我的意思是:我的學習規劃跟時間其實都沒有減少,只是心情變得比較不一樣罷了。
我有一個比較私人的想法,就是:我自己的操作的「悠閒度」,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不但是對我自己而言,對學生以及讀者,更是如此。
如果我不能夠過著一種比較輕鬆的生活,我想:有些人,尤其是我的摯友以及相信我的學生,都會覺得失望吧。
真正的財務自由是要歷經十幾年以上的考驗,因為大多數只是隨機的致富陷阱。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已經是贏家了,其實他只是在預支他未來的成本而已。
我想說的是:投資股市必須是件快樂的事。如果你的實戰經驗還不成熟,那麼,你可以讓你的「學習生活」變得有趣,以彌補實戰的時候因為緊張而帶來的壓力。然後,藉由時間的幫助,慢慢累積經驗,慢慢消除緊張的狀態。
一般人不能放鬆的原因,其實不只是「害怕虧損」,而是他的整個操作生涯都是「虧損」的。
我所謂的整個操作生涯,不只是操作的財富盈虧,更包括了我的青春、我的健康、我的心智成長,以及你與這個世界真正的價值關係。
所以,經過這麼多年,我終於明白:任何操作上面的精神偏差,都源自於自己的心智缺失,而這些都是日積月累的宿弊,最終導致我們在操作時的精神緊張、壓力,甚至「偶而」的意外失常引發的虧損
有了這一層的認識,我反而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因為過去的我們,崇尚股市的財務自由,幻想股市操作將帶領我們進入天堂,但卻在實際的投資行為中屢屢陷入不安;然而,傲慢的人們不曾想到他的不安是源自於自己的心智缺失,而歸咎於「股市操作生涯」的「真相」原來是如此與他當初的幻想不同──我們嘴裡不說,卻常常把缺點百出的心靈當成了股市生涯的終極真相
愈是自大傲慢的人,愈是把自己的個人經驗當成是「真實的股市」,認為股市一定會有這些「不愉快」的「勇士考驗」,於是無限上綱地誇大自己的戰果,認為自己已經鍛鍊出堅強的意志力、卓越的忍耐力,以及其他種種非凡的心智,所以才會打贏這場戰──殊不知他的「忍辱」恰恰反應出他的心智脆弱,而不是心智堅強。
你以怎樣的心態對待股市,股市就會以怎樣的心態對待你。最糟糕的是:你不知道,或是不承認自己是這樣的姿態,因為股市是一面鏡子,它誠實反映出操作者的真實心境,而操作者往往誤認這些心境變化是股市的風雲詭譎,而不知道這是自己心中的暗潮洶湧。
我們之所以不安、我們之所以無法達到真正的自由,是因為我們的無知與傲慢。誤認為挫折與痛苦是外面這個世界帶給我們,而不知道真正的失敗根源於我們的心智的無知與自滿。

最後,我想對初入股市的新鮮人說:永遠不要封閉你自己,永遠不要自滿。永遠要保持好奇的求知慾,永遠要謙卑為懷。
永遠不要害怕失敗,永遠不要被眼前的利潤所遮蔽。
永遠不要被眼前的市場波動嚇到,那些都只是因為你害怕失去(財富);而那些驚恐的情緒的起伏都只是在提醒你:還有很大的修行空間、還有更廣闊的天空,所以你必須振作你的翅膀,才能高飛,才能看的更遠。
共勉之。

~王力群 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
.台北

2014年4月26日 星期六

蔣同學來信:放下執著

來信之一~
 
老師您好:

很感慨,我發覺和老師您學習了兩三年,我什麼都沒學到

只學習到如何學習放下,如何學習恢復自性,僅此而已。

以上感恩~~
xx敬上 2014.4.24
 
來信之二~
 
Dear王老師:
關於原始法與改良法的心得!
其實我都有和同學討論到原始法以及改良法的問題,
原始法無槓桿的績效就有14%左右。
其實對我來說,是相當不錯的利論潤,隨隨便便用兩倍槓桿,就破20%的利潤。
我開玩笑對同學說,如果你能做原始法,我馬上把錢給你操作。

這兩三年操作,辛辛苦苦用改良法操來操去,累個半死,而且還用三倍槓桿,
績效也不過才10%~30%左右打混。所以如果能輕輕鬆鬆躺著賺14%或28%,
有誰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呢?
所以對我來說,我不是嫌棄或鄙視原始法績效少,我反而是覺得非常非常棒的績效了,
只可惜心法的門檻太高太高了,大家忽略了最簡單的獲利方法,背後的心法竟然幾乎要接近佛的等級!

我承認以我目前的修為,無法拿起原始法的這把屠龍刀,但我會努力去修,用漸修的方式,慢慢去努力,
期盼有一天能更接近這個目標。

記得小弟曾經問過老師,往生西方極樂淨土容不容易,老師您回答我說非常困難,我想也是,
另外我最近甚至懷疑,只要現在在這裡能完全放下執著、分別、妄想,哪裡就是西方極樂世界,
也就是西方極樂世界在我們的心中,可以是在任何地方。(這是我自己想的)

但是想要放下執著分別,不容易呀!更別說妄想了!
期盼能與老師、同學、眾生,共同進步。

以上感恩~~
xx敬上~~    2014.4.25

2014年4月25日 星期五

邱同學來信:我為什麼不發問?

老師好:

關於老師提出大家上課不愛問問題,
我想老師一定覺得很悶,
甚至會悶出病來,
試問一個人長時間用麥克風上課,
像是在自言自語, 或是對著空氣講話,沒人有反應.
要是我大概會講話斷斷續續,或是直接放棄,上課上不下去了.
不過我想若是把它當成是與自己的對話.
心理壓力應該會小很多.

其實我自己也覺得很苦,
心理明明有很多問題,
為什麼我總是不敢提問,
即便問也不敢追根究底,
按理說班上的同學我認識的很少,
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難道大家真的都沒問題嗎?

其實我自己不問就是一個字,怕.  
因為我心裡有些創傷,
仔細回想起來不是記憶很清楚,
不知道是不是自我保護的關係,
反正這段記憶被隱藏起來了,
只隱隱約約記得在小時候,
天真的問題被大人覺得自己很蠢,
唸書時,發問也曾被同學取笑愛現或老師也覺得很煩,
自己覺得很丟臉,問了也白問,
後來就漸漸不問了, 反正有標準答案, 不需要知道為什麼.

不問了就沒事,
這樣的教育才能教出順民吧!

長大後上班開會,
問的問題要用心機,
不然可能會死的很慘,
提建議沒人提,
因為誰提了就誰做,
做的好要認命點功勞在老闆,
做不好責任自己扛,
反正錢領的都一樣,
那乾脆就閉嘴吧!

上老師的課將近一年,
我改變很多,
我從小很愛看書,但也荒廢了20年,
這習慣現在又回來了,
這是受老師的影響, 感恩老師!
但同時也身受好書太多,時間太少之苦.

上了老師的課之後,自己的思想也變了很多,
漸漸會去思考自己的一些毛病,
從股市去偵錯, 懂得去反省.
才發現自己的愚痴與無知,

寫這封信,
就像是與自己的對話,
也把一些想法傳達給老師,
自己心理也好過一些了.
不然也很氣自己上課時少與老師互動.
沒勇氣發問.

常覺得老師是睿智的人,
不斷在追尋人生的智慧,
學生願像您學習,
永保謙虛的心,
努力追求真理與智慧.

感謝老師.

邱XX 04/24/2014






今天在整理東西

今天在整理東西
BLOG暫停貼文一天
感恩!
^^

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林同學來信:週六課程,自我剖析

老師,您好:

關於昨日(王力群注:2014年四月十九日)課程一開始,老師所講解一件事物有不同面向,看自己是用什麼角度(立場)去看
丈夫稱謂與狗名稱的案例,真的是讓人省思

關於這個邏輯問題,我自己剖析了自己的想法
分享給老師,希望能幫老師去探討為何有這樣邏輯出現

在求學過程中,我都被教育「有一個正確」正確答案
而這些答案,都是所謂的「老師」或是「權威人士」教育我的
所以,我只要知道問題A的答案是B就可以
不用(也根本沒想過)為何問題A的答案是B,或是有沒有可能是C
完全沒有去推理與反省的過程

如此長久下來,思考方式就被僵化,從來沒有「一件事物有不同面向」的觀念
只知道一定有一個所謂的「正確答案」

當進入股市時,遇到老師您的教學
這種可怕的思考(應該說根本沒有思考)邏輯就出現
因為您是老師,是有經驗的人,所以您一定有一個「正確答案」
我想聽您的「正確答案」,若是看法一樣,表示我做對了
若是不一樣,那就是我錯了,改過來就好

但卻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為何您有這樣的「答案」
以上的邏輯思考根本沒有建立在自己的系統上

所以在一開始,問您問題時,您的回答是「隨意」
心裡蠻不是滋味,會想說,怎麼沒有正確答案,您不是老師嗎?
老師不都有一個正確答案(從小教育的毒害)

日子久後,上的課多了,才發現老師的「隨意」完完全全不是「隨意」
而是真正讓我們去思考、去成長的「答案」,所以教育真的是無比重要

這些日子真的很感謝老師,讓自己成長不少
讓自己去思考所謂的系統,所謂的「答案」

林XX 2014.4.20




2014年4月23日 星期三

系統與邏輯(11):【守恆系統】

系統與邏輯(11):【守恆系統】

  當我在股市中執行我自己的系統,發現我有許多「微細念頭」。其中當然有很多是不好的,但是因為微細,所以我總認為這些小念頭是「人之常情」,無需過度苛責自己。
  但是,大家都知道,有幾個「微細」念頭闖了「大禍」,我在2001年底的那次大虧,就是某個微細念頭闖了禍(一念之差,違背自己的既定法則而跑去放空,被軋好幾百點)。
  不過,因為在大體上而言,我們的股市操作系統發揮了克制的力量,把微細念頭對操作的干擾降到了很低的水平(這個大多要感謝機械式操作法的貢獻),所以這個問題就變小了。
  但是,微細的偏差心態還是會出現,只是我們的系統『不受理』微細念頭所產生的想法而已(我們的機械系統只要是看市場的數字,而不注重操作者本人的想法跟心情)。
  出現就出現吧,我姑且把這問題就丟給宗教的修行了,看能不能有一天做到「念念清淨」的境界。
  於是這問題就擱著了,一直到我對於「守恆系統」有了新的一些認識之後。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很奇怪,「能量守恆」跟「微細念頭」有什麼關係?
  是的,起先我也不清楚,後來才有了一些想法。
  我們這個世界,依照「因果律」來進行運動的計算,而這個計算的範疇就由「守恆律」所控制,意思就是說:算來算去,宇宙的能量總和不變。
  例如說:股市在最低點回升時的動能最大,但位能為零;將來到了最高點,動能為零,位能最大。簡言之:上漲時動能變位能,下跌時位能變動能。
  把我們這個世界裡頭的運動或變化,看成是不同名稱的能量轉過來轉過去,這叫做「能量系統」的觀點(跟力量系統不一樣),而這些能量在轉換過來又轉換回去的過程中的任何一個時刻,不同名稱的各種能量的總和不變,這叫「守恆系統」。
  首先,我們先確定股市系統是整個現實世界的一個「時間加速」的縮小模型(絕大多數的股民無此觀念,他們不知道或是不認為股市跟我們的日常生活有學理上的關係),於是,透過股市這個很棒的模型,我們可以把股市中的一些現象跟我們其他生活中的現象都串連起來。
  過去我很喜歡做這樣的思考:從股市模型中發現道理,再把它「還原」到我們的現實世界中──我覺得這實在是棒極了。
  但是在守恆系統中,我突然想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守恆系統中,消失的能量其實不是消失,而是轉換成另一種東西,而且轉換的過程中,沒有絲毫的浪費或放大,轉換前跟轉換後是一種「等號」的關係,沒有任何的縮小或變大,大跟小只是外表形式的表象,而不是本質,本質是不增不減的,如此嚴密的等式,才能夠維持系統的總能量始終不變。
  我想到這裡時,隱隱約約湧現一種「不安」的「恐懼感」。
  因為我另外也想到了那個懸宕已久的股市老問題:「一個微細邪念,結果造成大禍。」──這個觀念如果使用守恆律,就不太對了,因為闖大禍的一定是巨大的念頭,「絕無可能」是小念頭。如果小念頭可以變成大災禍,那麼,小能量就可以藉著轉換的過程搖身一變為大能量,於是,請問這多餘的能量哪裡來?莫非系統被入侵而多出了新的能量?這樣一來,總能量就變了,也就不再守恆了。
  最直接的解釋就是:錯的應該是我自己,而不是守恆律錯了,我認為的「微細念頭」其實並不微細,它可能因為某些因素的作祟,所以被我感覺成「微細」,而其實它是巨大的念頭。
  最可能的兩種原因是:一,這個巨大念頭被感情或慾望所遮蔽了,所以我只感覺到一部分;二,我的感覺神經出錯了,遲鈍了,把大支的看成小支的。
  之前,我們認為微細念頭之所以不容易被偵測到,是因為我們認為小東西就好像飛翔在空氣中的小蚊子,要打牠並不容易,因為他體積小速度快,偶一露臉就飛走,難以捕捉。換言之:我們把交易看成是一種碰運氣,只要這個小蚊子(微細念頭)不飛過來,我們就可以逃過牠引起的大災難。
  愈小的東西的出現,我們會不自覺地把它當成是一種「機率」。
  但其實牠根本就可能是一隻大象,而我們就坐在大象身上,牠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酣睡,一旦醒來,則成巨震。
  小結論:
  壹,我們在股市中的那些微細的邪念,其實並不是「一時的疏忽」,而是長久的、經年累月的、累世積聚而成的巨大塊壘。
  貳,真正的微細念頭因為體積太小,必須要用超高的能量去偵測(因為搜尋的空間太廣大,耗時耗力),而人類平常根本就不會動用到這麼大的力氣去找細的像一根頭髮的小過失。所以:能夠被我們在平時「感覺」到的,其實都是大東西,而非細微。
  參,很多的念頭跟想法(尤其是在股市中)其實都是冰山一角,但是我們都針對那一角的微小,認為那是小事,於是原諒了自己。
  當我對以上三點有了一些了解之後,我的不安感再度湧現。
  以後我要拿什麼藉口來原諒自己的「一時疏忽不察』呢?
  這個認識同時也解決了我過去對一些『小事』念念不忘的奇怪經驗。
  原來那些都不是小事,而是長久以來因為放爛姑息,累積而成的冰山一角。
  原來2001年的那次大輸不是倒楣,而是活該。
~2014.4.23

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

系統與邏輯(10):【解答是一種進化的思考】

小啟~http://randywang319.blogspot.tw/

**本週六下午2:30~7:30的希臘班我打算講:婚姻系統&系統溝通&股市團隊系統.
***本週開始,統合班以後調到週六上午10:30~11:30.

--------------------------------------------------------------------------

系統與邏輯(10):【解答是一種進化的思考】

  每次同學問我問題,當我回答:「隨意。」的時候,意思就是說:在你已經設定好的前提之下,你可以自由「選擇」你想要的進行方式。
  這個道理其實是很簡單的。
  例如,同學問的問題,九成以上都是像這樣的邏輯:「突破多空關卡以後,我該如何買進呢?」
  答案是:「隨意」──意思就是說:
  一、重點在關卡被突破了,其他都是小問題。
  二、如果你問的是進貨方式,則不管是「分批進貨」、「一次進貨」、「三角形進貨法」、「倒金字塔型進貨法」只要不要太離譜的方法都可以,請自由選擇。
  三、以上每一種進貨方式,都各有其優缺點,請斟酌辦理。
  四、以上每一種進貨方式的優缺點才是學習重點。
  五、除非已經事先知道盤勢的行進方向與曲線變化,否則無法知道在這種狀況之下誰會當選『最佳處理方案』。
  六、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每一次」都預先知道市場的行進方向與曲線變化。再過一百年也不可能會有(有人說再過一億年也不可能會有)。
  七、我們可以嘗試去預測市場的行進方向與曲線變化(預測能力必須憑經驗跟智慧去苦練),但是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無法每一次都贏。(愈短線愈難每一次都贏。)
  以上七點,敬請了解。
  因為每一種方法,即使是正確的方法(這有點廢話,如果不是正確的方法,我們幹麻談它),也都有其優缺點。一般來講,操作者感到疑惑的是:「為什麼這個正確的方法做起來還是會發生不如意的事?」──這種邏輯等同於:「為什麼一把品質優良的美工刀拿去切牛排的時候還是會發生切不動的情形?」
  以下針對「為什麼使用正確的方法或物品卻還是會失敗?」來做一連串的邏輯思考的練習~
  1、為什麼一輛性能優越的賓士車不能夠載我從台北到蘭嶼?
  2、為什麼一輛性能正常的波音七四七客機不能載我到巷口的7-11買汽水?
  3、為什麼同樣是地上滾的球類運動,足球卻不能當高爾夫球打?
  4、為什麼同樣是老婆,隔壁老張的老婆燒的一手好菜,而我家的老婆卻連煎個荷包蛋都不會?
  5、為什麼同樣都是做股票,巴菲特的方法卻不能拿來做當沖?
  6、為什麼同樣都是做股票,操作績優股的正確方法卻不能拿來做投機股?
  以上的這些邏輯思考,其實都很簡單。之所以會發生錯亂,原因卻很可能非常不簡單。意思就是說:「無法運用簡單的邏輯思考」的現象,極可能表示操作者本人的認知心態在某個領域中出了嚴重的問題。
  這問題要如何解決,是一個漫長的教育過程。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不敢把課程縮成「有限」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4.4.22

2014年4月21日 星期一

系統與邏輯(9):【相同資訊的不同解讀變成不相同的訊號】



系統與邏輯(9):【相同資訊的不同解讀變成不相同的訊號】

相同的訊號,在不一樣的系統中,解讀不同,所以可能有不同的用法。
例一:日線三連紅,在短線系統裡面可能是放空,但是在中長線系統裡面可能是買進。
例二:高檔出現殺盤成交量急縮,在中線的A系統裡面可能是放空,但是在中線的B系統裡面可能是買進。
大家對於例一應該比較能夠了解,因為不同的操作週期本來就極可能會有完全相反的解讀或作法。
但是對於例二,相同的操作週期(都是中線),相同的訊號(都是出現「高檔殺盤量急縮」),為什麼解讀跟作法卻不同?
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是因為引用的其他的參數條件不同;第二是操作者本人的功力不同(垂直系統的高度有差),所以看法有差別。
以例二來講,A系統可能額外加入了「季節」的篩選條件,所以他看到「高檔殺盤量急縮」則想要去放空(「高檔殺盤量急縮」+「時辰不好」=放空);B系統可能額外加入了「外資買超」的篩選條件,所以他看到「高檔殺盤量急縮」則想要去買進(「高檔殺盤量急縮」+「外資買超」=逢跌趁便宜買進、跟著外資走)。
這裡出現一個重大的問題:看法到底有沒有「對」跟「錯」的分別?
答案是:對錯確實是有的,但必須在「某些」參數條件固定住的前提下,才會產生答案,答案經過交易之後,累積了績效,才有資格判斷對錯。換言之:「對錯確實是有的」這句話也不太妥當,對錯不是當下產生,是要等歷史來論斷的。
一般的操作者,因為受到填鴨式科舉制度的考試教育的坑害,思想中毒,所以無法接受「結論對錯由歷史論斷,當下只有訊號確實或模糊」的邏輯思考,更沒有辦法接受「一個訊號會產生不同的意義」──換言之:一般股民無法接受「答案有很多個」──他們似乎永遠只會做單選題,而沒辦法接受多元思考(或多元選擇)。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系統,不論是家庭系統、公司系統、社會系統、國家系統,乃至於人生系統,多半都是由別人已經幫您設定好了,只有一部分需要自己擔心(例如升大學選擇志願科系的時候)。
家庭系統,大家大多是選擇一夫一妻系統;社會系統,大家大多是選擇法律與道德雙系統;國家系統,台灣選擇民主制度,大陸選擇集權制度;人生系統,有些人是選擇「升官發財混吃等死」系統,有些人則選擇「智慧精進」系統。人各有志(或人各有恙),所以國民生活種類繁多、優劣參雜。
但是在股市中,沒有人幫你決定你要用什麼系統,有的甚至連現成的系統都沒有,一切都要你自己親自動手去打造。
我在建立自己的股市操作系統的同時,利用股市的經驗,回過頭去檢視我的其他的系統(教育、家庭、社會、國家、人生),頗多領悟,深覺不虛此行,故與諸君共勉!
2014.4.21

2014年4月18日 星期五

系統與邏輯(8):【能量系統】



系統與邏輯(8):【能量系統】

  能量系統是守恆的,這個大家都知道;力量系統則是隱含守恆的觀念,是屬於老式的系統。
  進入股
,你可以選擇「能量系統」或是「力量系統」,兩個都可以;但是時間久了以後,我建議您要逐漸看淡力量,多注意能量。
  一般股民都使用力量系統的觀點來看股市,力量系統的缺點很多。
  舉例來講:如果你的目光焦點鎖定在一根K線的解讀上面,然後由這一根K線「預測」盤勢即將上漲或即將下跌,這種思考流程,如果你不詳細解釋,我會把你當成是力量系統的操作方式。
  例如說:一輛汽車以每小時60公里的速度往東行駛,則三個小時候這輛車會在我們東方一百八十公里的地方──這叫做力量系統的計算。
  如果改成能量系統的話,我們可以說:汽車跑了一百八十公里,但是油箱裡的汽油減少了,這叫做「以物易物」,犧牲這個來成全那個,整個系統的能量是守恆的。
  或者說:汽車跑了一百八十公里,但是駕駛人的壽命減少了三小時,犧牲這個來成全那個,整個系統的能量是守恆的。
  力量系統的重點是:一開始我們就知道三小時以後汽車將位於東方一百八十公里處。
  能量系統的重點是:一開始我們就知道不論我們往哪個方向行駛,整個系統(連人帶車)的總能量是不變的。
  一般股民的思維大多停留在十七世紀,也就是用力學的觀點看世界。通常我們只會「計算」一個月以後股市可能會漲到哪裡,而不會去思考我們所使用的操作方法將會消耗掉我們多少的腦力跟時間。
  還有,當我們去「計算」一個月以後股市可能會漲到哪裡的時候,我們的焦點只集中在對股市行情的預測,而不會去思考我們在計算的時候,每一個計算步驟(思考歷程)所使用的力量(腦力、知識)都會引起一個「反作用力」。這個反作用力的發生是提醒我們目前是處於「無外在系統干擾或支援」的封閉狀況,換言之:我們每一個用力思考的歷程,都可能會引起一個我們不希望看到的負面效果(例如思考疲乏、操作勞累,或是考慮不周全);反作用力愈大(痛苦指數愈高),愈提醒我們目前所處的系統封閉指數愈高。(當我們在密閉的房間裡用拳頭打牆壁,拳頭愈痛,就表示這個監牢愈堅固、愈封閉。)
  我的意思是說:你操作得愈不舒服,就表示愈有問題。不是方法出問題就是心理出問題。
  一般人民或股民常犯的毛病如下:
  一、勤於算計未來,而拙於明哲保身。
  二、誤以為自己可以變出「新」花樣,而不知道總能量是守恆不變的。(孫悟空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三、把眼前的力學計算當成是唯一在運動的系統,忽略了其他的無形系統(例如體力、熱量、壽命)也一併同時在運算。
  四、只重視「有形的動力」,而忽略型態所蘊藏的「無形的勢能」。(這就是一般人的形態學比較弱的主因之一。)
  (還有一點比較難,就是:封閉系統內的能量轉換像是動能轉位能、位能轉動能,這些是可逆的,也就是可以變來變去的,所以很難講說有「永恆」的「單獨一個東西」,只能講說有永恆的「總和不變」;所以,如果要追求永恆,就要想辦法使這個追尋的過程「不可逆」,去了就不再回來了。)
  總之:以後看事情不要只看表面,要注意一下裡面的能量轉換──這樣就可以慢慢改變把自己看事情的方式轉變到「能量系統」了。


2014.4.18

2014年4月17日 星期四

系統與邏輯(7):【事業系統】



系統與邏輯(7):【事業系統】

當初我想做股票,也有想讓自己輕鬆一點過生活的意思,套句俗話:就是所謂的財務自由。
那時候我的經濟狀況是沒問題的,也就是因為經濟狀況沒問題,手中無事,所以閒閒的才想去做股票。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那時候出了幾本文學的書以後,覺得台灣發展這個文學寫作事業很難,想放棄了,於是一時之間我肩上的擔子就輕了,因為我幾乎真的放棄了寫小說寫散文。
  所以一開始我的心情是悠哉的,沒啥壓力。
沒想到做了股票以後,發現這是個嚴肅的事業,必須好好經營。
但是做股票再怎麼累,都不需要天天加班、天天熬夜、天天趕報告、天天開會、天天被老闆罵。
有些特別的人類,拼的是大事業,所以睡眠時間少,這是可以理解的,至少某個程度上面來講,他們心甘情願。但問題是:不是每個人的事業都這麼大。
我現在看到很多朋友,他們不是大老闆,卻被大老闆驅使去拼命加班;如果加班做的這些事是「偉大的事」(例如:發明電燈,或是某個科學大突破),倒還罷了,但是大家都知道:這種偉大的事很少。
所以現在人民的普遍狀況是:工作太多、睡太少、煩惱多。
這是大家都有的狀況,我也經歷過,大概在20032012年,我也曾經這麼忙過。
這個普遍的狀況,是整個企業界老闆的心態出了問題,他們的心態跟十九世紀的工廠老闆一樣,只想製造更多的貨物去賣錢,不在乎壓榨勞工的血汗。
這問題很大,不是上班族在短時間之內可以改變的。
我想說的是:人可以被操,但是志不可失。
換句話說:生活雖然煩困,但是要想的開,要保持赤子之心,不要喪失好奇心跟想像力,要保持渴望學習的樂趣。
這十多年來,我發現很多人腦袋雖然空空,但是煩惱也多多──起先我對於這種現象不了解,因為我認為想的少的人應該煩惱少。結果我觀察多年之後,我發現很多腦袋空空的人經常會去想一些「有的沒的」的事,把自己困住了。
所以,人生要有個正當的追尋目標,千萬不要瞎摸亂想。
事業系統可以結合你的人生系統,當然最好。
如果沒有事業,也沒關係,但不可以沒有人生目標。
人生目標上可以救國救民、成佛成仙,下可以「一生只把一塊麵包做好」。
  目標的系統愈大,加上自己按部就班培養實力,這個志向就愈堅強,煩惱也就愈少!
相反地,如果目標的格局小,發揮的力量就小。如果目標的正當性不夠,則煩惱會更多。
事業系統不大的人,上天的意思可能是在告訴你:「你的工作責任不重,所以可以好好把時間花在追求自己的人生理想上面。」
我的建議是:不論事業大還是小,人生系統都必須正確,而且格局愈大愈好。有的人認為格局太大的事給人好高騖遠的感覺,那我會建議你分階段實施、分階段設定目標進度,這輩子做不完就留個殘念,下輩子繼續做,這樣就不需要一口氣攻頂。
2014.4.17

2014年4月16日 星期三

系統與邏輯(6):【系統訊號】

*本週六希臘班要報名的趕快喔! 感恩! ^^



系統與邏輯(6):【系統訊號】

我們做股票或期貨的人,尤其是技術分析派裡面做固定式操作法的人,都會注意到「訊號」這個東西。
像是「進場訊號」吧,一般而言,我們看到進場訊號通常是表示某種程度的「可以買了」。
像是「出場訊號」吧,一般而言,我們看到出場訊號通常是表示某種程度的「可以賣了」。
由上可知:訊號不一定只有一個意思。訊號有很多種類,這麼多的種類並不一定是表示它有這麼多的種族,而是在告訴我們一個訊號可能有不同的「面向」。(意思就是從不同的角度卻看到不同的面貌。)
這是一條非常重要的法則。
例如說:如果一根上漲三百點的大紅K線被歸於一種進場訊號,那麼,一般而言,我們看到「進場訊號」通常會有一個念頭,就是:它告訴我們「盤勢即將上漲,所以我們可以動手了。」
這種念頭不是很成熟就是很幼稚。
請記住:訊號是具有多面性的。你從不同的角度看它,它會有不同的解讀;但這些不同的解讀都永遠不會更改一個事實,就是:大家所看到的是「一根上漲三百點的大紅K線」,絕對不可能是下跌三百點或是上漲零點三點。如果錯了,那是證交所的數據公佈錯了,要找證交所去更正。
於是,當我們看到一個進場訊號,從一個方向看過去,它是在說「盤勢即將上漲」,但是從另一個方向來看,這個進場訊號可能只告訴我們:「過去干擾它上漲的下跌因素在今天消失了」。
前一個強調「即將」,後一個強調「過去」。
一個是往前看,一個是往後看。兩個都對。就好像從前面看,我的五官是我的,從後面看,我的屁股也是我的。
我的意思是:每天都會出現訊號,但是一般人都只會「往前看」而不會「往後看」。換言之:一般人只會拼命去想這個訊號可能是一種「暗示未來會怎樣」的「預言」,而渾然不知這個訊號「更」可能是一種「歸納過去歷史的一個結論」。
舉例來講:志明送春嬌一束玫瑰花,代表志明開始追求春嬌,但也可能更強烈地在傳達「志明跟他老婆阿花的婚姻完蛋了」這個訊息。這兩個訊息乍看之下完全不一樣,但其實是講的同一件事情。
再舉例來講:台灣在2014年發生了「反對兩岸服貿協定」的學生運動,從第一個觀點來看:發起運動的學生希望藉著這個運動「告訴政府未來你應該怎樣處理才會對得起我們」;但是我從另一個觀點來看:發動反服貿運動的那股熱力只是「過去歷史」的一個某種程度的總結與歸納。換言之:很多人把焦點放在這個運動代表的「新生」,但我在某種程度上認為這不是新生,而是「守舊」勢力的反撲。
換言之,這「可能」是一種新舊勢力的衝突。至於我這個看法對不對,就留給歷史去裁判吧。
把話題拉回距離我們最近的現實:「你做股票的時候,有沒有只想著這個訊號告訴我們未來可能要漲或是要跌?有沒有想過這個訊號『為什麼會發生』?有沒有想過這個訊號『對於過去歷史的解讀有沒有產生歸納性的意義』?
如果都沒有,趕快想辦法改一下你的思考邏輯,千萬不要學某些人那樣,只去想「後果」,不去想「前因」。
~2014.4.16

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

系統與邏輯(5):冒牌的【簡單系統】


系統與邏輯(5):冒牌的【簡單系統】

誰希望人民的思想簡單?
答案自己想。
在股市中,誰希望股民的思想簡單?
答案是政府官員。因為如果大家變聰明了,知道短線比較難做,就會減少進出,這樣一來股市就徵不到稅了。
那麼,為什麼股民的思想會被弄的這麼「簡單」?
跟傳統的中華文化有關係。
如果一個知識系統是被設計來「解決問題」,那麼,它不會害怕複雜,因為解題的過程中注重蒐集資料與分析,還要有創意與想像力,工作繁重。
如果一個知識系統是被設計來「傳播已經有的知識」,那麼,它會害怕被它傳播的對象份子複雜,它會希望這些「欠缺知識」的人不要有什麼成見,思想簡單一點比較好,這樣才容易「受教」。
很可惜的是:中華文化就是被設計成後者。因為它認為他什麼都已經知道了。
西方文化充滿了懷疑的精神,很多個問號。
中華文化叫人不要去懷疑,很多個句號。連逗號也不肯給。
好奇會發問的人很容易發展成開放系統;凡事都想的很簡單的人很容易僵化為封閉系統。
台灣的知識圈,如果牽扯到商業,都會提到一個歪裡,就是:「不要把作品寫的太深奧,以免讀者看不懂。」
但是我看西方的好萊塢商業大片,近年來卻愈來愈把電影拍的比較有深度。
  好萊塢的那些商業編劇家,為了品質,為了突破商業片的瓶頸,這十幾年來努力提高劇本的素質,像是星際大戰的西斯大帝的復仇、蝙蝠俠的黑暗騎士、全面啟動、末日列車、地心引力,還有那些一堆「梗」糾纏在一起的電影。
但是台灣的電影,主題似乎都很簡單,跟韓國的商業片比起來,差距愈來愈明顯。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討厭複雜,討厭無形的深奧。
簡單一句話:漢民族厭惡思考,怕累,所以崇尚「簡化」。
(想到簡體字,真是xxxxxxx……
怪誰呢?你可以怪別人誤解了莊子的話:「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這段話本來的意思是訓示大家不要去過度浪費時間去追逐世間某些瑣碎的「世俗知識」,結果被大家誤解為「所有的知識都有害,最好是腦袋空空」。
這就是中華文化的「反智」傳統。本來反的是世俗智,結果到最後被擰成全部都反。
到了漢武帝,「獨尊儒術,罷黜佰家」,尊的是「術」,這個層次低啊……佰家被罷了,經費沒了,就減化了。
到了隋唐科舉,考試主要是考四書五經,「其他」的不考,這是一種虛假的簡化精神,其目的是要讓讀書人的思想領域變得「單純」。
到了明清科舉,乾脆給你改成考八股文,限制你的思考邏輯,其目的是要讓讀書人的思考邏輯變得「簡單」。
  民國以後到現在,更乾脆,申論題都快沒了,改考填充題跟選擇題──選擇題?有沒有搞錯?難道天底下的問題都不值得討論而是都有固定的現成的答案嗎?……真是哎喲我的媽。
  這真是誤人子弟,毒害蒼生。
  這種虛偽的、有毒的、魚目混珠的冒牌的「簡化系統」,是一種小型的封閉系統,只適合一些小圈圈,不適合垂直系統的高層次。
把話題拉回距離我們最近的現實:「你做股票的時候,有沒有只想著趕快找到一個簡單的賺錢方法快快獲利?有沒有畏苦怕難?有沒有因為『思想簡化』而變笨?
如果有,趕快想辦法補救,千萬不要學漢人那樣懶惰,什麼問題都懶得去想。

~2014.4.15


2014年4月14日 星期一

2014.4.14 王力群日記:回顧歷史(2)



2014.4.14 王力群日記:回顧歷史(2)

首先回答同學上週六上課問的問題:「如果這個東西沒有系統,是不是就可以說它不完整?或者根本就是錯的。」
答案當然是:對,就是這樣。
我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活在良好的系統中。
我們每個人基本上都痛恨殘缺的系統或是沒有系統。
以下舉例──
家庭系統:全家剩我一個人,沒老婆沒孩子沒親戚,戶長兼洗衣工,這是啥系統?殘缺啊。
老闆把員工當奴隸,員工把老闆當暗殺對象──這是哪門子系統?
工作勤奮的,扣薪水;不來上班的,升官又加薪──這是哪門子系統?
殺人放火者,加官進爵;濟世助人者,誅戮九族──這是哪門子系統?
任何人可以進入你家砍你一刀、擄掠婦女、抱走你的小孩──這是哪門子道德系統?
我們都期望有良好的法律系統保護我們。
我們都期望有良好的道德系統保護我們。
天有天理,國有國法。
你想買吉普車,但只有三個輪子,你要買嗎?(傳動系統)
你想坐飛機,但只有一個翅膀,你要坐嗎?(平衡系統)
你想買房子,大門一打開就是廁所,你要買嗎?(室內設計系統)
如果沒系統,一切都完了。

其次講到中華文化系統這個問題。(上課內容部分整理)
中國這個系統,一開始就輸。人家西方的哲學始祖泰利斯是在想:「天上的星星的組成成分跟我體內的組成成分有什麼不一樣?」──這種思想是強調「發問」的精神,是一種極重要的基本思想(所有思想的基本)。
但是在中國,你很難找到這種思想。你也很難找到像蘇格拉底的那種『我愈學習,愈發現我是多麼的無知』謙虛的思想。
中國的思想是:
一、我們已經都知道了。
二、實用最重要。
三、管理人民最重要。
四、生活安定有飯吃最重要。
這四條放在一起,不得了,如果你是帝國獨裁者,看到這四條,你應該會很高興。
中國思想的最大弊病,就是從來沒有正常發展出一種「自我反省」的「偵錯系統」。中國人從來不肯承認自己是無知的。
這個問題太嚴重了;這種傲慢的思想,簡直是殺人!
古代中國發展出來的思想,跟地理環境有關,因為中國是一大塊陸地,不像希臘跟西亞是圍繞著大海,所以中國的黃帝的陸軍可以消滅「文明落後」的蚩尤,統一了。
接著的唐虞夏三代,文獻不足考,到了商代,國君把殺人看成一種祭祀文化,很黑暗的。
到了周朝,孔子說:我們很糟糕,比不上三代。──孔子講這話是認為我們的文明退化了。
就在這個時候,中國最重要的思想:「天人合一」的系統,出來了。這個系統主要是以道家的學說為骨幹,也可以納進儒家的君子系統,後來更可以融合佛家的系統,成為「君子」、「修仙」、「修佛」的大系統。
可惜的是:這個系統雖然是人生的真諦,但卻沒有幫中國發展出民主制度。秦始皇過度的提早完成陸上帝國的統一,更難發展出民主了。
(以下漢、三國、魏晉、南北朝、隋、五代、唐、宋、元、明、清的論述暫時省略。忘記的同學去聽自己上課錄的音。)
以下我不想用中國人這個名稱,因為這會給台灣人一個逃遁的藉口,所以我改用漢族這個稱呼。
漢民族殘忍、喜歡殺人、喜歡美女、喜歡奴役別人、喜歡管理別人、喜歡聽好聽的話、喜歡升官發財、喜歡炒地皮、喜歡鑽法律漏洞,所以漢人不喜歡別人發問、不喜歡別人質疑。──這些劣根性,我們通通都有,所以我們爭功諉過,有了錯就通通推給別人,就是不去反省自己!
台灣近二十年來經濟倒退,誰的錯?李登輝的錯、陳水扁的錯、馬英九的錯、國民黨的錯、民進黨的錯……這些指責都對,也都不太對,因為推究根本,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國民黨、民進黨……這些人是哪一個教育系統教出來的?──是歷屆政府的教育制度教出來的。而我們的教育制度跟清代以前的教育至少有一點是完全相同的,就是:不知道反省,不知道我們這個民族的思想錯了很久了,錯了兩千年了。
整個的中華文化,欠缺「偵錯制度」,反正都是別人的錯!一切都是國民黨的錯!一切都是馬英九獨裁!──然後,隱藏而沒有被大聲講出來的是:「我沒有錯!」
 奇怪的是:有些人並不知道自己在捍衛一個封閉系統,更不知道從長遠的觀點來看,一個封閉系統是不值得悍衛的。
當一個人覺得自己沒有錯的時候,他就可以做任何瘋狂的事。
再把話題拉回距離我們最近的現實:「你做股票的時候,有沒有一個偵錯系統在運作?身邊有沒有一個敢於說真話批評你的智者
如果沒有,趕快想辦法補救,千萬不要學漢人那樣不喜歡反省自己。

~2014.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