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11.29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台北松江南京站教室現場講座~2018.1.13(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01.13()下午2:30~6:00

2018.01.20()下午2:30~6:00

2018.01.2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3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3.03()下午2:30~6:00

2018.3.10()下午2:30~6:00

2018.3.1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10月31日 星期一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31(一):進德修業是基本的垂直境界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31():進德修業是基本的垂直境界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從小學開始,父母師長都告訴我們要做一個好人。因為人有許多壞習慣,所以要努力增進自己的品德,做一個有用的人。

  進入青少年階段以後,個性變得比較叛逆、比較衝動、比較火爆,所以除了修養品德之外,還需要陶冶自己的性情,像是鍛練自己的定力,培養良好的耐心,遇到事情要做決定的時候,需要的果斷力,都包括在其中。

  進德修業、修身養性,努力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有用的人,這是我們從小就知道的道理。好人不是完全天生的,也不是在一夜之間就可以改掉所有的壞習慣,所以修身養性是一輩子的功課。

  進入股市之後,我發現一個脾氣急躁的人、一個在思考的時候馬馬虎虎的人、一個沒有定力的人,是沒辦法做好股票的,所以,順理成章的,在股市中我們也需要修身養性,培養自己良好的心理素質,我覺得這道理是天經地義的,很自然的,也是一種我們應該具備的常識。

  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我開始教課十幾年以後,我才驚覺到一件事情──絕大部分的股市投資人,根本就沒有修身養性的觀念。

  原因很簡單:他們認為股市操作純粹是技術問題,所以根本與自己的品德或心裡狀態完全沒有關係(或者關係很少)。

  這種現象,真讓我驚駭莫名!

  認為股市操作只是技術而跟心無關的人,就好像認為NBA籃球隊如果想要拿冠軍,只要把技術練好就可以了,而跟整個隊伍的士氣以及心理素質無關!──這種荒謬的觀念,真是不可思議。

  最近一、兩年,我們花了許多時間去研究為什麼這種基本的垂直境界,我們討論了許多次,得到一些令人覺得難過的答案。

  一般人不知道這些基本常識,難道他們都沒有念過國民小學嗎?唉,當然念過,但是很多東西念過了就忘記了

  總而言之,千言萬語,在這個道德淪喪、只曉得貪圖眼前利益的過度功利的社會中,絕大多數的人是不把進德修業當成是一回事的。在這種畸形的世俗文化之中,想要成為真正的股市操作者,就要多費心了。

  就我本人而言,如果股市操作是做一些可有可無的功課,我反而會對它沒有多大的興趣;但是當我發現活到老學到老的學無止境的修身養性的功課,竟然是股市修行所必須,我反而感到安慰,鬆了一口氣,因為這表示我過去的路沒有走歪,我在股市中所做的那些事,本來也是我在人生旅途上所應該盡到的本分。

以下講盤勢。

今天可能會收下影線,多頭扳回一成,是件好事。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31 中午 12:10台灣.新竹


秋季的五本新書掛號寄出!

~~~公告~~~
秋季的五本新書印好了!
10/28開始陸續掛號寄出!
*要買的人現在還是可以買喔,
現貨供應!^^

五本新書定價如下:
第一本是「必修班的教學新資料,第一集」,A4 SIZE,約90頁這一本也是我們部落格上面的《必修班的一些新講義》的匯集整理喔! ^^
第二本是「必修班的教學新資料,第二集」,A4 SIZE,也就是我們部落格上面的《股市概念》的濃縮集。
第三本是「股票班的教學新資料,第一集」,A4 SIZE,主要是來自於我們舊的部落格以及新的部落格上面的文章的資料。
第四本是「一個操盤手的回憶錄」,前兩年出版社出的那一本(書名:交易的藝術)是刪減版,大概刪了三分之一,然後另外一半是後來補上去的。現在我們自己內部的版本是未刪減版,把當時拿掉的三分之一補進去,也把當時後來補的一半給拿掉,再加一些新材料。
第五本是「王力群談佛法的基本應用」這本是我寫的佛學散文,也可以當課程教材使用!
1本定價200元,A4 ,91頁.
2本定價250元,A4 ,144頁.
3本定價280元,A4 ,138頁.
4本定價350元,B5,224頁.
5本定價380元,B5,436.
 購買1本者,郵費65.
 購買2本者,郵費65.
 購買3本者,郵費80.
 購買4本者,郵費80.
*購買五本一套(第12345本)的同學,含郵資是1500.(一律用掛號郵寄)
*購買10本兩套的同學,含郵資是3000.
購買第5本的同學,含郵資是445.
購買第4本的同學,含郵資是415.
購買1234本的同學(合計四本),含郵資是1160.
購買1235本的同學(合計四本),含郵資是1190.
購買1345本的同學(合計四本),含郵資是1290.
購買145本的同學(合計三本),含郵資是1010.
購買124本的同學(合計三本),含郵資是880.

想買的朋友或同學請寫EMAIL給我:randyw@seed.net.tw
END

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8(五):「非A即B」的毛病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8()「非A即B」的毛病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在真理中,凡事必有答案,有因必有果,因就是原因、可以做成題目,果就是結果,也可以說是答案。

  只要問題問得清楚(問題本身的邏輯沒有錯亂),則所有有意義的問題必有答案,但答案可能不只一個。(一般來講,受過填鴨訓練的台灣人常常把答案只想成一個,這就不太妙了。)

  理論上來講,在上帝的因果律之中,基本上一個問題是只有一個答案的(行善必得善報,做惡必得惡報),但是因為人類的智能尚未達到很高的水準,所以我們在擬定策略的時候,必須先做預防,先假設我們如果無法推算出精確的未來,或者是發生意外狀況的時候,我們要有一套應變策略,於是就多出了一個解答。

  以股市為例,假設我們做短線,預測明天的走勢,可以有以下幾種做法:

一、預測明天會上漲,則買進。
二、預測明天會下跌,則賣出。
三、預測明天盤勢沒有變化(不是預測不出來),則我們按兵不動,沒有新動作。
四、陷入一團迷霧,無法做預測(預測不出來),此時可以有兩種應對策略,第一種是按兵不動,等新預測出來再講;第二種是既然感覺到自己無法做預測了,表示自己的分析能力可能有問題,於是先把目前的部位給清理掉,退場觀望。

  以上四種方案,就是我們的答案。請注意:有些人會認為第四種方案算不上數,因為它沒有預測出明天是漲還是跌──通常這種人的思想都是誤以為自己是萬能的,認為一定可以找出預測明天是漲是跌的辦法。

  在股市中,絕大多數人會犯「非A即B」的毛病,這就是把所有的問題都搞二分法了,連三分天下的可能性都沒有,是一種嚴重的邏輯錯誤。

  假如某人在追女朋友,追了個半天,也不知道她到底愛不愛我,此時,我們假設這個男的跑去找女的談判,而且用的是台灣最流行的股市邏輯術,那麼,他會怎樣做質問呢?

  他會問他女朋友:「妳到底愛不愛我?」

  女朋友說:「我不知道。」

  於是這個男的就氣急敗壞,大聲說:「妳愛我就是愛我,不愛我就是不愛我,怎麼可以說不知道呢?」

  各位看倌,你有看過這種男人嗎?──這種邏輯就是我們台灣最常見的股市邏輯之一。

以下講盤勢。

  由於停損已經定好了,我們就按照停損來辦事情,暫時沒有想太多。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28 上午 10:1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27日 星期四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7(四):想不通,誰之過?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7():想不通,誰之過?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有可能你已經拿到了很高的學位了,但是有些事還是想不通,尤其是關於人類自己本身的問題;於是,我們失望了,認為人的世界到最後只是一場空、沒有什麼意義。

  而物質世界就不同,它有各種不同的、美妙的數學物理公式組織成有系統的物質知識。相形之下,人類的世界亂七八糟,缺乏組織、沒有系統,所以我們乾脆就不要去管它吧。在三、四十年前,或者更早的時候,最優秀的學生不是立志要當醫生,就是要當科學家或工程師,有誰聽過當個人文學者發財的呢?

  我在高中的時候,曾經鑽入「感情的牛角尖」而不能自拔,所以我從青少年到青年,這十幾年的時間我都是在憂鬱中度過。這段時間,也陸陸續續聽說過有些年輕人想不開,但是我沒有放在心上。

  後來,我退伍了,當兵兩年讓我比較具備了一些國家觀念,於是我的憂鬱症好了,我也進入社會工作了。從那時候開始,一直到現在,我親眼看到,或是眼睛閱讀到的,或是耳朵聽到的──許許多多人因為鑽入「思想的牛角尖」而想不開。思路被封閉了,死結打得太久了,就可能發生極端的悲劇。這一類的故事很多,我相信大家也都知道。

  例如在我們班上吧,如果不是因為我教的是股票,我恐怕沒有辦法接觸到這麼多學生與讀者,也就是因為接觸到了這麼許多人,我才更感覺到:「想不通」對一個人的殺傷力是多麼大啊。

  大概是在2003年以後,我接觸到了一些民間修道團體,其中有一次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事情是這樣的:有一位女同學有婆媳相處不和的問題,於是就問老師她要怎麼辦,結果我們那位老師的回答是:「什麼都不要去想、什麼都不要去管,不要用你的大腦去思考,就這樣把日子過下去。」──我聽了這段話以後,非常驚訝,原來有這麼多沒有悟道的三流修行者,是利用「把人教笨」的方式來逃避問題,而不是「把問題解釋清楚」來解決問題。

  在我們這個世界,在台灣這個社會,有許許多多人文的問題,在學校裡都沒有教,你如果一個人思考下去,就好像盲人騎瞎馬一樣,以往在學校裡既然沒有受過這種教育,出了社會也沒有一個合格的老師來教你,傳播媒體更是亂七八糟,在這麼艱困的環境當中,我們怎麼可能把這麼多人文問題給想通呢?……當然是愈想愈不通、愈想愈鬱悶,愈想愈想不開,愈想煩惱就愈多……到最後,乾脆就不想去想了。

  大家都不去想、不去深入思考,不去解決問題,就把問題放在那邊爛掉,誤以為垃圾放在那邊清潔工就會自動把它收走,於是,一群人這樣想,整個社會這樣想,一整個國家都這樣想,我們的國家就壞掉了。

  許多人文問題想不出來,是因為無知;而那些自以為很有學問的學院派人文學者竟然也想不出來這些問題的答案,當然也是因為愚痴!

  舉一個例子:當年石達開在南京城,天王的兩個兄弟要殺他,如果他逃,勢必有一大堆太平軍會跟著他走,這樣一來,太平天國就分裂了,分裂以後實力必然減弱,於是太平天國就可能要亡國了,這怎麼辦呢?……如果不走,勢必要把天王旁邊的那些垃圾都殺掉,這叫做清君側,這樣一來,可能會引起太平天國的內戰,實力也一樣會受損,這該怎麼辦呢?走還是不走呢?走或不走,太平天國都可能步入分裂敗亡,此時,石達開身為歷史人物,在這個重要的關鍵點,他該怎麼做抉擇呢?

  最近八十多年來,討論這個歷史關鍵的文章很多,其實留不留下來,正反雙方都有道理,這就形成模稜兩可了,而模稜兩可恰好就是人文知識給人壞印象的最主要原因!因為它不像物質知識這麼實在。如果一門知識想來想去都沒有答案,答案隱藏在雲山霧罩中,誰還願意去學這個知識呢?誰還願意去解那個答案呢?誰還會相信這門知識會給我們什麼幫助呢?

  其實人文知識跟物質知識一樣,都是建立在天理之上的。當年的石達開,走也是死(石達開離開南京之後,天國一分為二,實力減半,先後被清廷擊破,翼王石達開最後在四川兵敗身死),不走也是死,左右都是個死,這說明著什麼呢?我認為,答案其實已經很清楚:老天爺就是要太平天國亡。

  上天為什麼為讓太平天國亡掉呢?這個答案就比較簡單了,這個時代的人如果稍微用一點腦筋,這個答案是不會太困難的。

  在人文知識中,表面上的模稜兩可,其實是一種普遍的現象,這一種普遍的現象背後一定有其重要的意義,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功力往下去想。如果你想不出來,就把罪名栽在人文知識上面,聲稱人文知識根本無系統可言──這就是侮辱知識、侮辱學術,侮辱真理了。

  哈佛大學的桑德爾教授也提出一個好像是類似的問題:

「假設你是電車駕駛員,以時速一百公里在軌上行駛,看到前方軌道有五名工人正在施工,手持工具,你卻停不了,煞車壞了,你發慌,知道向前撞過去,五名工人保證通通沒命。假設這一點你很確定。
突然你注意到,前面軌道有個分岔,分岔的軌道上也有人施工,但只有一人。你知道可以把電車轉向這一條支線,這樣只會撞死一人,卻會讓五人活命。
怎麼辦?多數人會說:『當然要轉!撞死一名無辜者是很悲哀沒錯,撞死五人卻更糟。』犧牲一條命以留住五條命,看起來是正確之舉。
同一則故事換個版本。這次,你不是駕駛員而是路人甲,站在軌道之上的天橋。這次軌道沒分岔。你在天橋上看到電車隆隆開來,前方有五人在施工。煞車又失靈。電車就要撞到五名工人了 。你本以為無力扭轉即將發生的慘劇,這時卻注意到,身旁有一名大胖子。把胖子推下天橋,讓他掉到軌道上擋電車,胖子會死沒有錯,但五名工人都會活下來。
把胖子推下去是正確的嗎?多數人會說:『當然不,大錯特錯。』
把人推下天橋致死的確很糟糕,即便可以挽救五條無辜性命。但這就是道德謎題了:為什麼第一案例中的正確原則『死一救五』,到了第二案例就大錯特錯呢?」~(摘錄自《正義:一場思辨之旅》,p.25以下)

  再換一種狀況:假設你在高速公路上開車發現煞車失靈,如果不轉向則會高速撞向前面一輛載滿遊客的大巴士,而此時你的後座還有乘客;如果轉向,就會撞到左邊或右邊的小客車,這個時候,你到底是轉還是不轉呢?

  在電車那個例子中,我們有比較多的時間去做決定,而在高速高路的例子中,我們發現可以做決定的時間縮短了。

  隨著「反應時間愈來愈短」,也就是自己能夠做決定的時間愈來愈短──此時你發現了什麼事情了嗎?你得到什麼啟示了嗎?  

  在股市中,我們也會遇到許多自以為與上面兩種情況類似的問題,於是我們心生恐懼懷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有的人股票做久了,這種疑問遭遇多了,慢慢就養成一種思考的壞習慣,認為再想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答案,於是慢慢地在潛意識中,他就開始亂做了,反正好好地做,也會有問題嘛,這樣的話乾脆亂做還會比較爽一點。

  不論是股市知識還是人文知識(其實股市是無法完全獨立於人文之外的),都需要一個完整的知識系統,現在我們不論是每週三的必修班,還是週六的人文班,又或者是期指班、股票班,我們都是在接受同學的考驗,接受同學提出來的各種問題,如此才能夠證明這個系統經得起考驗。

老師就在那裡,不怕你問,就怕你不問。

不問的背後,可能代表更可怕的問題,所以一個合格的教師,絕對不要像台灣的老師那樣怕學生問問題,而是要勇敢地跟學生一起面對問題。

以下講盤勢。

  今天出現中長黑,這已經是近三個月來過新高以後立刻往下殺的第五次了,因為我們的部位很小,所以先把停損設好,我暫時沒有想太多。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27 上午 10:3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6(三):只活一半的世界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6():只活一半的世界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過去我們在學校裡,九年國民教育加上大學四年教育,依照目前的狀況來看,都只教了一半的知識而已;什麼知識呢?死的知識。

  這裡我講的死知識,有兩種意思,第一種是死背而無法活用的知識,第二種是「沒有生命的物質的知識」。

  換言之:這世界上有關於人類感情的一切有關於道德與感情的知識,我們在學校裡不是沒有教,要不然就是教得一塌糊塗,而總結就是失敗。

  例如:物理、數學、化學,這些科目我們都把它當成是物質的知識,在理工科當道的國民教育中,我們傻傻的認為人只要知道有關於物質的知識就可以了,至於人本身的知識,像是哲學、文學、歷史,似乎不太需要強調。

  以前有個工商業大老說台灣要成為科技島,前幾天又有個大老說,經濟成長重於一切──他們似乎還不是很清楚:台灣這近三十年來什麼也搞不成,是因為台灣人的腦袋裡的人文思考出了問題,這個問題就是死知識太多,活知識不足。

  前幾天有個同學跟我講,有一天他在看中國通史,旁邊的人就「語重心長」告誡他:不要看那種沒有用的書,要多看考試會考的書。

  這種心態,跟一百五十年前鴉片戰爭那個時代的中國人心態,又有什麼差別呢?

  依照我個人的觀察,台灣這二十年來,思想有問題的人、精神出現疾病的人數大增,中下層階級的民眾身體疾病很多,知識分子中產階級以上的人,則是思想混亂,包括政府高層在內,從法院到總統府,亂成一片。

  之所以會這樣子亂,主要原因出在人文教育的缺乏,也就是我們少掉的那一半的知識。一個人沒有思想,就好像行屍走肉;一個國家沒有思想、沒有理想、不團結,只想從分化當中獲得自己的利益,這樣的國家就等著亡國。

  絕大多數的人,並不認為自己少了一半,他們認為少了的那一半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也有些人認為,世界本來就不應該有那一半,人本來就是一種物質,感情是一種無法用數學計算的東西,也就因為無法計算感情,所以這世界不應該有這種東西,所以我們也不需要知道──有時候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有這種思想的人還可以討得到老婆。

  這世界就是那麼奇怪,明明少了一半,卻不認為自己出了大事有點思想的人,頂多認為少了一半就像是少了一條腿,或是少了一條手臂,而不知道少了一半的世界,會感到呼吸困難、無法思考,終究將快速地邁向死亡。這就好像一個人的心臟功能只剩下一半,這不是像少了一條腿或一隻手那麼簡單。

  股市就是這樣子,少了一半的人,想要做完整的交易,卻不知道失去的那一半對自己有多麼重要。

  我們台灣這個社會,這麼多人思想狹隘、思路打不開,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徬徨,處在各種壓力下煩惱痛苦,這麼多人活不下去、國家表現這麼糟糕……這都是因為我們缺乏了另外那一半的知識,理工科可以有一個知識系統,但是人文沒有──各位知道沒有的後果嗎?就是我現在在這篇文章所講的,這麼多的煩惱痛苦、這麼多的邏輯錯亂,這麼多的憤怒與不公不義。

  很多朋友都跟我講,當他們去思考問題的時候,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就進入一條死巷,然後他們告訴自己:世界上許多事情是沒有道理的、是沒有答案的,於是他們告訴自己不必再想下去了……於是我們的國民思想就空洞了,空洞之後就是無力,沒有了力氣就掉下來了。

  物質的知識有系統,而關係到人類自己的人文知識卻沒建立起系統,這要怪誰呢?當然,首先要怪那些學術界的知識分子;其次,明明就是少了二分之一的行屍走肉(當然,我講得稍微過分了一點,還是有一部分殘餘的人文觀念在支撐著我們這個世界的血脈),但卻還不知道自己快變成僵屍了。──我覺得這麼沒有自知之明的現象,才是最可怕的、最荒唐的。

  我們嘗試在許多學股票的同學身上,恢復這種追求完整知識系統的功能,但是長路漫漫,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所以衷心希望各位同學多多合作。

以下講盤勢。

  今天可能收小黑,短線震盪可能難免,重要的是中線目前還在多空關卡之上,所以我們依照紀律,對於中線目前態度不變。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26 上午 11:4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4(一):垂直境界的階梯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4(一):垂直境界的階梯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假如你家有兩層樓,一樓跟二樓,從一樓到二樓要經過一段階梯,假設階梯有五十級,那麼,當你踩在第二十五級樓梯上的時候,你是在那裡呢?好像不是在一樓,也沒到二樓,勉強說是在1.5樓吧,但是別人應該聽不懂,他們總是認為:要不然就一樓,要不然就二樓。

  這就是垂直境界常遇到的狀況。

  我在開始教股票以後,過了許多年,發覺同學常常問我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要如何加強自己的心理建設呢?剛開始我還認為這個問題問得不錯,表示同學除了技術之外,也注意到自己的心理層面了,這是一個好現象。

  一直到過了許多年,我才逐漸感覺奇怪:為什麼很多問這種問題的同學,感覺上並不是在做一個大哉問,而好像是在問一個考試卷上面的數學題目那樣?……又過了一段時間,我才明白:在許多受過填鴨式考試制度訓練過的人們心中,並沒有垂直境界的概念,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答對一題得一分,答對三題就得三分」的數饅頭的觀念。

  這下子,問題可不是普通的大條了。

  人生最主要的幾件大事,例如修身養性、例如鍛練自己的生活技能、例如股市學習……都屬於垂直境界的範圍。垂直境界是什麼呢?它是一種層次、一種境界,要經過許多努力才能提升層次,重點是:在提升層次的過程中,它一定會遭遇到許多困難考驗,此時我們不要屈服,勇敢克服困難跨過去就對了。

  以上這段所講的觀念,我認為再普通不過了,這是一種很簡單的基本觀念。

  到了股市之後,經過了這麼多年,我才赫然發現:這種垂直的觀念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步登天的想法。

  這真是令人膽顫心驚。

  在我們那個年代,一般人都知道成功不是一步登天的,如果我們在進入社會之後,為了求生存、為了競爭出頭,有些人會採取某些投機取巧的手段,想要抄短線、走捷徑,一下子就爬上去,掌握到他們想要的權勢──我的意思是:在我們那一代,如果我們有一步登天的妄想,我們大概都會隱隱約約的知道自己是在抄近路,就算自己不知道,經過別人提醒,大概也會知道自己這樣做是有點不對的、有一點不踏實。

  然而,大概是在2004年之後,我的感覺愈來愈強烈,到後來,我終於確認了一件事情:「垂直觀念」已經成為一種瀕臨絕種的生物,牠快要在台灣社會之中滅絕了!

  這真的是一件動搖國本的、驚天動地的大事啊!

  在我之後的幾個世代,台灣社會快速地從貧乏一躍而成為小康,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進入富裕,這一連串的快速跳階,造成了好幾個世代大腦中沒有「沿著梯子向上爬」的觀念。

  讓我們想一想,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民國七十年代之後,許多小孩生下來的那一刻,就什麼都有了,像是彩色電視機、無線電話、私家轎車、錄影機、雷射唱片、牛排館、個人電腦……這些東西在我們那個世代不是沒有,就是非常稀少,但是對於民國七十年代末期之後出生的小孩而言,這些新東西是一睜開眼睛就可以看到的。

  以我個人為例,我在念書的時候,我沒有想過:「那個位置一定是我的」,這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我不會去想我將來一定會成為什麼,我曾經想要當科學家,後來想當作家,但是對於這兩個目標,我都沒有把握,只能夠做多少算多少、走一步是一步,因為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天賦到底有多高,也不知道社會到底要求我的天才必須高到哪裡才及格……我知道自己不成熟,所以我沒有把握一定會爬到那個位置。

  新世代的想法就不是這個樣子了。在垂直觀念消失之後,許多東西,不論是物質的還是無形的,他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認為那些東西以及地位是他們的。就好像有許多聰明的孩子們很努力在念書,你說他們是在努力往上爬嗎?其實大部分都不是,那些聰明的孩子,大部分從小時候開始就很優秀,他們自己也知道,他們之所以表現地很努力念書,在他們認為,他們只不過是在做「符合自己身分的事」而已。舉例來說:一個資優生很努力在念書,並不是在追求更高深的學識,而是在做一件「符合他身分地位的事」,雖然他還沒有爬到那個高位,但在潛意識之中,他認為他自己已經是內定的了,所以他的一切努力,並不是在往上爬,因為他已經內定將來一定會坐在那個位置上面,所以念書是他應該做的職責,而不是在追求未知的理想,更不是一種冒險的探索;未來對他而言,是一件已經規劃好的路徑,只要他繼續發揮他自己的天賦本能,他認為他自己必然達到。

  如果這種觀念發生在聖人身上,那是很自然的;如果發生在一般的讀書人身上,那就會是一場大災難。

  以股市而言,從新手到有一個經驗的中堅手,就好像從一樓到二樓,是要爬樓梯的。如果五十級階梯只爬了四十級,那麼到底是新手呢?還是中堅手呢?……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謙虛地認為自己還是新手就可以了,就算已經到了二樓,就在二樓待久一點吧,等把二樓摸熟了以後,再上三樓,這樣會比較穩當;更何況,第一次到了二樓以後,也不是講從此就不回一樓了,到了二樓以後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會一直下樓拿東西,因為忘記了,當初就沒帶上來,或是人到了二樓以後,忘掉了以前在一樓學到的知識,於是就回一樓複習。就這樣來來往往、反反覆覆、一下子下樓一下子上樓,很多時間花在樓梯間爬上爬下

  這樣的情形,對於很多沒有垂直觀念的人而言,是不能想像的。他們很主觀地認為:人不是在一樓就是在二樓,怎麼可能會在1.5樓?怎麼可能會模擬兩可呢?怎麼可能同一時間人在一樓,又在二樓呢?

有垂直觀念的人就知道:如果還在爬樓梯,那就是一種不上不下的狀況,剛離開一樓不久,但是又沒有在二樓,他不是消失了,而是正在進步,你沒有辦法確切地抓住他的位置,因為這個進度是動態的,不是靜止的。

  對於一個持續在進步的人而言,你永遠不可能百分之百精確地測量到他現在的位置。

  以下講盤勢。

  今天發生了一個有疑慮的狀況,就是高檔量急縮,對於長線而言沒有太大的關係,因為已經快十一月了,愈往冬天走,量縮愈正常。但是在短線上,我們還是要觀望一下,小心一點比較好。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24 上午 11:0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20日 星期四

王力群股市教學影片(第一章_入門篇)"A007"已經上傳

大家好
王力群股市教學影片(第一章_入門篇)"A007"已經上傳
請新同學趕快去收看!
HD 高解析度版本喔!^^

王力群-股市教學影片(A007)-第一章-入門-重要的入門觀念16-17_我一定要跟著老師學習嗎?-台灣.新竹-20161020
https://youtu.be/9Xn6aO8HZVU

必修班同學一定要看喔!
^^

*附帶提醒您~之前公布的6個舊檔,還沒收看的同學也去去觀賞喔!
王力群_股市教學影片(A001)_第一章_入門_開場白_台灣.新竹_201607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tjpBArF-nc
王力群_股市教學影片(A002)_第一章_入門_長中短線_台灣.新竹_201607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Sw91H3Cvzc
王力群_股市教學影片(A003)_第一章_入門_重要的入門觀念01-05_台灣.新竹_20160905
https://youtu.be/_l1ZJZuPkVo
王力群_股市教學影片(A004)_第一章_入門_重要的入門觀念06-10_台灣.新竹_20160905
https://youtu.be/Nj0qXvhXSvg
王力群-股市教學影片(A005)-第一章-入門-重要的入門觀念11:重要的是思考分析 其次才是技術&統計指標-台灣.新竹-20160930
https://youtu.be/qu21gcPUOOI
王力群-股市教學影片(A006)-第一章-入門-重要的入門觀念12-15-台灣.新竹-20160930
https://youtu.be/1lowAeBKOz8
感恩!^^

~王力群
2016.10.20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0(四):股市中如何思考(9)~數饅頭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20():股市中如何思考()~數饅頭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在國民教育的學校裡,我們學到了許多「知識」,每個知識就跟法律條文一樣,或者說就像考試題目一樣,一條一條的、一個一個的,就像數饅頭一樣,饅頭愈多,「好像」就代表知識愈豐富。

  就好像滿天亮晶晶的小星星,小星星愈多,夜晚的天空愈美麗;知識愈多,好像這個人就愈厲害。

  每一條知識,都排列得好好的、每一個都完完整整的、清清楚楚的,就好像一個個的饅頭,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1+1=2,1就是1,2就是2、3就是3,一個饅頭就是一個饅頭,一個觀念就是一個觀念,一個人就是一個人,好像絕對不會出現半個人的樣子;所以,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依照以上這個邏輯。好像絕對不會出現半男半女這種人……。

  等一下,談到這裡,好像有點怪怪的,在我們的生活經驗中,或多或少都曾經碰到過一些不是那麼男人的男人,或是不是那麼女人的女人,他們也是我的朋友,雖然外界對他們的稱呼有時候並不是很尊重他們,但我自己本人確實也擁有許多這樣的朋友;雖然我本人是異性戀,但是我也有一些朋友他們不是,但他們並不是壞人,相反的,平均而言,他們比一般人要來得溫和善良。

  對於很多理工科的同學而言,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沒有所謂灰色這種東西──在長達十幾年的國民教育之後,許多人被訓練成這樣的邏輯:「A既然不等於B,A就不可能是B;B既然不等於A,則B就決不是A。」──這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

  換句話說:老王就是老王,老王就只有一個,絕對不可能有兩個,如果你在台北看到老王,而同一時間又在美國看到老王,那麼,台北跟美國其中的一個老王必然是假的。要不然就是兩個都是假的,絕對不可能兩個都是真的。

  長期受到台灣填鴨式考試訓練出來的同學們,普遍都會犯以上這種邏輯衍生的錯誤,就是把所有事都看成一個蘿蔔一個坑,一板一眼,是A就不可能是B。當年我在學校裡接受這種教育的時候,我心裡還算是很清楚:這種一對一的以及一就是一的邏輯觀念,只是某一種算術,它的應用範圍雖然廣大,但其實還是有它的限度;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有許多的生活經驗,並不是他們所謂的一對一;例如感情,就不是1+1=2這樣簡單的事情。

  我並不是說1+1=2不對,而是說:有許多俗世中認為的1,其實它還是可以再分解的,所以你不能死腦筋地把俗世中所認為的1全部都死板板地真正當成了1。

  我有一個朋友,跟我一起當兵,當兵很苦,大家都想回家,他說:「回家就回家囉,雖然我的人在部隊,但是我的心已經在家裡了。」──各位親愛的讀者,您說:我這個朋友到底是在軍隊裡呢?還是已經回家了呢?……如果他已經回家了,那麼,我們在部隊裡看到的那個他,又是誰呢?

  等到退伍以後,大家在一起聊天,還滿想念當兵那段苦日子的,他又說:「想念部隊就回去吧,雖然我人現在在家裡,但是只要我一想念部隊,我就立刻回部隊去了。」──各位親愛的讀者,您說:我這個朋友到底是在部隊裡呢?還是已經回老家了呢?……如果他已經回部隊了,那麼,我們現在在這裡看到的那個他,又是誰呢?

  再舉一個例子,例如張三很愛他的太太,張三常說「我的心是屬於我太太的。」,那麼,張三在辦公室裡面專心辦公的時候,他的心是奉獻給工作呢?還是依舊屬於張太太的?

  一個人,怎麼可能同時屬於A又屬於B呢?

  如果說,張三在工作的時候,雖然沒有在想念張太太,但是他心裡有一部分是屬於張太太的,那麼,這一部分是在哪裡呢?是在大腦?還是在心裡?還是在身體別的器官裡?……當我們去找張三這個「愛老婆」的念頭的時候,我們會在哪裡找到呢?還是說,當我們去找的時候,「它」就躲起來了?當我們在張三的大腦中尋找這個觀念的時候,這個觀念就躲到他的心裡去了?當我們在張三的心裡尋找這個觀念的時候,它就躲到大腦裡去了?是不是這樣呢?……這個念頭好像是有自我意識的,我們往哪裡去,他就從哪裡逃脫,或者他就讓自己不出現在那裡。

  當我們不去觀照那個念頭的時候,那個念頭是不是還在那裡呢?

  當我們不去看月亮的時候,月亮是不是依然還在那裡呢?

  在股市中,每天都有一堆多頭的訊號,也有一堆空頭的訊號。如果我先閱讀空頭訊號,那麼,接下來我在閱讀多頭訊號的時候,我是完全忘記了空頭訊號呢?還是空頭訊號依舊在我身體裡,對我產生某種影響?或是我有另外一股力量壓制那些空頭訊號,使他們不發生影響?

  當我們不去觀照我們心中的多頭觀念,那麼,我們的多頭觀念是在哪裡呢?

  當我們不去觀照我們心中的空觀念,那麼,我們的空觀念是在哪裡呢?

  當我們不去檢查我們的現成觀念的時候,那麼,沒有受到觀察的現成觀念是否會發生變化呢?

  當我們不去觀察月亮的時候,月亮是否就不會發生變化?而在我們觀察月亮的同時,月亮就發生了變化?或者說:不論我們觀不觀察,不論是月亮或是我們的念頭,都會產生變化,只是兩種不同的變化而已?

  我想說的是:如果分析者認為非多即空,或者非空即多,把某一種可能的結果統一當作是所有過程中每一個時間點的切面中所呈現出來的暫時表相(例如:假如結果是樂觀的,則反推回去認為過去的流程中每一個點也必然是樂觀的;又例如:假如李四最後成功了,則反推回去認為李四過去的生涯中的每一個時期也必然都是勝利者而不知道多可能轉空,空也可能轉多──這種數饅頭的邏輯,經常在股市操作中帶來災難  

  以下說盤勢。

  這個盤沒有量,量不足的部分,由外資來撐著,外資不論真假,數量都滿大的。這兩年台灣景氣不太好,還好有中資跟外資,否則量會更萎縮。

  就技術分析而言,在某些思考的時候,不可以考慮基本面,而要完全看價格的表現;所以,雖然景氣不好,但是對於純粹的技術派而言,景氣的觀念可以完全挖掉,而只要單純的去觀察股價就好。結果,一看就知道,我們現在的指數是9300點,還在多空關卡之上──這樣就夠了。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20 中午 12:5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9(三):股市中如何思考(8):生活的總和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9():股市中如何思考():生活的總和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仰望天空,看到藍天白雲,雲是從哪裡來的?太陽又是從哪裡來的?

  仰望夜空,滿天星星亮晶晶,星星是從哪裡來的?月亮又是從哪裡來的?

  每天早上起床洗臉的時候,在鏡子裡看到剛睡醒的自己,心裡想著:我是誰?我是從哪裡來的呢?

  本來我以為我是從爸爸媽媽那邊來的,等到我長大以後,很多很多年過去了以後、我變老了以後,我才知道:我跟太陽、星星、月亮都一樣,都是從宇宙中最古老的太空塵埃中凝聚而來的──換言之,我跟星星、月亮、太陽一樣,都是由宇宙中最古老的原子所組成的

  在股市中,我買了股票,仰望報價螢幕,股價正在下跌,於是我感到恐懼,然後我開始想:「當我在股市中因為股價下跌而產生恐慌的時候,我應該怎麼辦?」

  怎麼辦呢?依照過去接觸報章雜誌媒體的經驗,不外乎就是做個深呼吸、做做柔軟體操、做做一些能夠讓自己放鬆的事情,或者是睡個覺都好──這就是我以前所了解的治療負面情緒的方法。

  於是我走到窗邊,再度抬頭仰望天空,看到了藍天與白雲,看著看著,我想到一件事:我會去問天空為什麼是藍的、我也會去想白雲是不是真的是棉花做成的,但我不會去想:「天空這麼藍,我該怎麼辦?」,也不會去問「白雲這麼白,我該怎麼辦?」,我只會在快要下雨的時候,問著:「天空這麼暗,我該怎麼辦?」,我也會去問「烏雲這麼多這麼黑,我該怎麼辦?出門要不要帶把特大號的傘呢?」

  人活了愈老,每天早上在鏡子裡看到自己,也不會再去問我是誰了,而是去問:「今天的工作壓力這麼大,我該怎麼辦呢?」

  面對負面的情緒,大家最常問的是「我該怎麼辦?」,而不是去問「我的負面情緒是從哪裡來的?」──因為他會認為自己的負面情緒就是因為股價下跌,這就是說:因為損失了金錢而感到難過。

  那麼,接著我們要問:為什麼人會因為失去金錢而感到難過呢?

  面臨這個問題,我相信大家都可以回答得很多很多。

  OK,經由賠錢這種模式,我們了解人之所以發生負面情緒,背後一定有「充分的理由」,於是,在股市中,我開始發生一連串的事件:大家紛紛比照這個模式,去把自己的負面情緒模式化,認為在股市中這麼多的負面情緒背後都有合理的藉口,而那個藉口就跟常識一樣,大家本來就已經知道了,所以就不必再去深究了,誰會因為失去了努力工作的血汗錢而感到高興呢?當然是不高興啊!當然是難過與心痛啊!這些負面的情緒都是「不言自明」的。

  股市中,負面情緒有許多種,賠錢是一種,抱單抱不下去是一種,下單的時候猶豫不決也是一種;思考分析的時候把邏輯亂牽扯一通,這可能也是有某種負面的情緒所代表……投資人在這裡絕對不可以犯一個錯誤,就是把所有的負面情緒都視為是同一種,就好像把心臟病當成是香港腳去治療一樣。

  但是,所有的負面情緒,都是從古老的星際灰塵開始凝聚的那個時候開始累積,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年,慢慢形成我們今天這個樣子。

  許多投資者的心理問題,來自於他目前生活的壓力,再遠一些,青少年與青年時期的不愉快的記憶;再更遠一點,是幼年時期的負面回憶;再更更遠一點,就是前世記憶。

  經過這麼長的累積,所以當這些負面情緒發作的時候,我們才會感到如此痛苦。或者說:也不是那麼痛,但就是改不了,好像永遠無法根治一樣。

  於是乎,這就變成一個簡單的問題,要克服股市中這些負面的情緒,用治標的方法只能收到暫時的效果,如果要治本,就要從全面來看;什麼是全面觀照呢?就是對著鏡子問:「我是誰?」

  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現在、過去的歷史,努力回想自己曾經走過的感情軌跡,然後我們就逐漸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再度仰望星空,看到月亮,想到自己跟月亮的祖先是誕生於遠古時代的同一時期,於是我們的思想範圍再度放大,原來,股市中的負面情緒反應,就是我們這一生從古到今所有歷史的總和所形成的陰暗面。

  要克服負面的情緒,不是單純的一個獨立事件,而是跟你生活的總和有關係,是一個人一輩子努力的目標,是一個人一輩子應該建立起來的正向人格。

  讓我們再問自己一次,這次要用比較科學的態度了──『我的痛苦與煩惱,到底是由多少種不同的成分組合而成的呢?而這些不同的成分是來自於多少個不同的生活層面呢?這其中是不是有我長久以來一直都疏忽到的部分呢?為什麼疏忽了?難道是被刻意封鎖嗎?為什麼我的自由思考能力不能飛翔到那些被封鎖的領域呢?』

  以下講盤勢。

  今天應該收紅棒,樂觀一點的看,大盤可能已經渡過了最纏綿的震盪期,只要量縮之後不產生連續性的大跌,我們的心情是可以比較放輕鬆的。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19 上午 10:3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8(二):股市中如何思考(7)~漲與跌是一體的兩面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8():股市中如何思考()~漲與跌是一體的兩面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在我們腦海中,照道理來講,如果有什麼想法,「應該」是成雙成對地出現。也就是說:單獨的觀念不應該出現,要出現就一次出現兩個;成雙成對、一正一反。

  按照什麼道理出現成雙成對的觀念呢?按照老天爺的道理或者是上帝的旨意。

  但這裡有一個問題:如果是發生在人類的大腦中,觀念是由語言文字形成的,語言文字必然有其它的先天障礙(因為語言是人類自己創造的,無法完美),這個先天障礙會讓一正一反這兩個念頭變得不太純粹,正的沒有百分之百,負面的想法也沒有百分之百,如果瞬間畫面被補捉到的話,我們就可以看見一正一反兩個觀念,同時佇立在那裡,好像要互相對抗,也好像要互相擁抱在一起。

  如果一正一反兩個觀念都非常純淨,則會脫離語言文字的範圍,進入另外一種境界;在那個境界中,兩種觀念的瞬間表相都不存在,但是你呼喚他們兩個其中任何一個,另外一個也必定隨後就到。

  換言之:在虛空中,真正純粹的一正一反的兩個觀念並不存在,它們在剛誕生的那一霎那,就互相擁抱在一起融合了,散發出一股能量,那種能量是屬於比較高層境界的。

  在實際的思考中,一正一反兩個觀念在誕生的一霎那以後,就快速地變得愈來愈不純粹,它們的混亂度快速地增加,變化非常劇烈……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兩個觀念彼此拉開了距離,而且還在劇烈地產生自身變化當中。

  這種變化,以正面觀念為例,要不然就變得愈盲目的樂觀,要不然就愈來愈摻多了負面的觀念,而變得沒有那麼正大光明,也就是正面的能量降低。

  舉一個例子來講,男人跟女人本來應該是一對,但是因為活在世俗之中,所以各自的變化都很快,從某個角度來講,男人愈來愈不再孔武有力,女人愈來愈不再柔情似水,這就是一正一反兩個個體各自產生的變化。

  從大格局的角度來講:變化是希望往好的方向發展,不是心靈上的互補,而是心靈上的契合;變化是為了更加強合作或乾脆融入一體,彼此在相互了解之下,各自去發展應該去補齊的部分。

  世俗的行為能力可以互補,但是非世俗的大格局觀念必須用同情心跟同理心去建立起來,你有我也有,這就叫做契合。

  如果兩個人或是兩個觀念的內在不契合,則兩個人的世俗能力就算是互補,也無法合作,反而可能會因為而看輕對方,而愈走愈遠。這就好像一對朋友,一個人喜歡戶外冒險運動,另外一個人喜歡當宅男,如果雙方都沒有相互理解的能力,則兩個人勢必會不合。

  在股市中,觀念出現的時候,也應該是成雙成對的。

  但是因為我們都太受到世俗填鴨式教育的影響,所以我們一對觀念出來之後,在瞬間就會獨立化,也就是有一個觀念一出來就會被消滅了,或是還沒出來就在娘胎裡被毀掉了。

  我們仰望股價,如果市場正在上漲,照理講我們應該出現兩種想法,舉例而言:第一種想法是「如果這是漲真的,我該怎麼辦?」第二種想法是:「如果這是漲假的,我該怎麼辦?」,這兩個觀念碰撞以後,湮滅了,於是出現了一種新的想法:「如果我不知道它是漲真的還是漲假的,那麼,依照我的操作系統,我應該怎麼辦?」

  絕大多數的股市投資人,都會犯執著的毛病,只允許自己有一種想法,把自己變成一言堂。他們認為標準答案既然只有一個,那就不可以,或是不需要太多的討論,只要找到那個知道標準處理方法的人就可以了,透過他們所謂的那一套標準方法,他們誤認為就可以找到標準答案。殊不知:答案就算只有一個,也是經過真正的集思廣益而來,那需要基本的論證,而不是從頭到尾只有一個觀念在那裡唱獨角戲。

  投資人很難接受兩個極端觀念在碰觸的時候都化為無形無相,對於看不見的能量,也就是「第三種思維」在股市中是很難被教育的,因為那是一種融合,是一種圓通,也是一種領悟跟覺醒。

  在暫時脫離了語言、文字的束縛之後,思考者將得到新的能量與啟示,然後再催動新的觀念,組成新的想法;從無相到有相,再從有相到無相,這樣不停地往復循環,觀念才比較容易成熟。

  以下說盤勢。

  現在是十月,日K線進入難盤,成交量也萎縮了一段時期,形成一個小小山谷的凹洞──這個情況我們在上課的時候已經講過了,同學應該要知道該有怎樣的心理準備。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18 下上 14:3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7(一):股市中如何思考(6)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7():股市中如何思考()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抬頭仰望夜空,為什麼星星會發光呢?

  為什麼月亮不會掉下來呢?

  為什麼月亮會跟著我走呢?

  這些問題,好像以前就有人想過了,於是在幾百年以前,我們就知道了答案……如果我現在問大家這些問題,大家一定會笑我問這麼幼稚的問題,想必他們每一個人早就知道了

  在股市中,抬頭仰望行情,電視螢幕牆上的股價在跳動,為什麼那些正在上漲、閃閃發光的股價會吸引我呢?

  股價為什麼會上漲呢?如果上漲的股價閃閃動人,那麼,下跌的股價就不動人了嗎?就無利可圖了嗎?

  為什麼那些正在下跌的個股不會掉下來砸死我?……喔,我懂了,因為我沒有買它。

  我沒有買進的個股,依然高懸在半空之中,如果它們大跌,難道就不會影響我嗎?難道只有我買進的股票會影響我嗎?

  這麼多股票,就好像滿天的星星,它們是不是在圍繞著像我這樣的投資人在旋轉呢?還是它們另外有一個旋轉的中心,但是我不知道呢?

  我在股市中發生的這一些疑問,跟我仰望夜空看到月亮的時候所產生的疑問是否相同呢?

  我覺得,這些問題自然有它的意義,值得我去想一想。

  以下說盤勢。

  今天大盤的下影線碰到七十二日線反彈上來,隨著天氣忽冷忽熱的反覆無常,我覺得整體市場在這裡進入整頓期,要把今年以來零亂的隊型重新整理好,然後再出發──我們就期待吧。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17 中午 12:2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4(五):股市中如何思考(5)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4()股市中如何思考(5)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人類要如何思考呢?

  這是一個大題目。當我小的時候,我認為當我念完大學的時候,我大概就會知道人類是怎樣思考的;結果大學畢業到現在快三十年了,我在書店裡找到了一些相關書籍,但是每一本都讓我失望。

  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逐漸說服自己:人類在了解自己如何思考的這一塊領域之中,所累積的知識,拋開印度哲學不談,實在是少得可憐。

  首先,讓我們做一個簡單的動作,閉上你的雙眼,讓自己安靜下來,這個時候,我們的大腦應該是處於暫時安靜的狀態──問題是:這是個什麼樣的狀態呢?

  有時候,我們說自己的思想一片混亂;有時候,我們說自己的腦中一片空白,沒有辦法去想任何東西;有時候,我們感覺自己心靜如止水,腦袋裡沒有什麼雜念。在我受過九年國民義務教育之後,我天真地以為我的腦海中已經有了一個知識的架構,碰到問題的時候,我只要把這個知識系統所陳列的知識拿出來與之對應,這樣就OK了。換言之:我們的國民教育嘗試建立一個架構,就好像一排一排的陳列架,架子上陳列著各種知識,等待我們去取用。這些知識就是我們通常稱呼的:國文、英文、數學、物理、化學……。

  等我比較成熟以後,我才明白:台灣的國民教育給我們的知識遠遠不夠,就好像在真理的大海邊的沙灘上,為了撿取一兩顆美麗的小石頭,卻把自己淹得半死不活,差點命喪大海。……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被強迫去建立自己的知識系統,因為我想要好好地活下去,而傳統學校帶給我的填鴨式教育,不能夠讓我過更好的生活,反而隨時都在威脅我,找機會破壞我的幸福。

  於是原本的知識架構崩潰了,原本以為已經蓋好的一棟大樓,後來發現蓋的地點不對,蓋的方法也有問題,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把它給拆了。

  拆了以後,剩下什麼呢?……讓我們又回到原點,在原本的知識架構崩塌之後,我們大腦裡的思考,又是怎樣發生與進行的呢?

  我們常說:思考的時候不要有邪念、不要有雜念、不要有太多亂七八糟的其它念頭,要儘量保持客觀……於是我們繼續輕輕地閉著我們的眼睛,讓我們「想像」一下當我們大腦中產生念頭的時候,是什麼樣的狀況呢?……既然原有的建築物已經被拆掉了,那麼,這應該是一個全新的舞台,舞台上面空無一物,就好像「一片虛空」一樣。

  念頭能誕生在虛空之中,不受旁邊的雜念干擾,我們這種念頭的誕生,大家應該都會比較認可吧。

  但是我們都知道:不受雜念干擾的純然的清淨念頭,不是常常發生的,那麼,平常我們在思考的時候,到底有什麼雜念在干擾我們呢?

  人類的思考都有一個固執的中心,雜念就像一個一個固執的團塊,散落在我們的大腦之中。

  回顧古早的年代,我們仰望頭頂上的夜空,滿天的星星閃閃發光,最初的知識有一部分就是誕生在那裡,關於星星的故事與智慧,到現在都還流傳在我們之間。我們一個又一個的念頭誕生了,原本散落的念頭看久了,就好像某種形狀,有的像獵人,有的像小熊,這些念頭串連起來,背後可能訴說著更多的傳奇故事或是更新奇的觀念。

  在那個古老的歲月,人類原始的思想沒有受到太多的污染,他們的念頭就好像發光的星辰,而那些念頭也成為知識的雛形,人類崇拜那些擁有知識的人。

  接下來,在中國人的思想中,抬頭望去雖然還是滿天的星斗,但是似乎都跟我們逐漸分開了,中國人把焦點轉移到統治者身上,成為天下萬物凝聚的中心──此時,一個模型出現了,中心是帝王,周圍環繞著官僚與人民。

  西方的天空則是眾神的天空,然後,慢慢地演化為上帝的穹蒼,這個時候的人類,認為宇宙是上帝創造的,依照上帝制定的法則來運作。人類是上帝創造的,而人類在地球上,地球就代表著我們,所以在隱隱約約中,我們人類自己成為我們思想的中心。

  在另一邊的東方中國,思想模型依舊沒有改變,不太一樣的地方是,雖然中心仍然是皇帝,但是周邊所有的事物都向皇帝看齊,成為一股向心的內縮力,而使我們的中國宇宙愈來愈向中心坍縮,愈來愈縮緊、空間愈來愈狹小。

  這個時候,再讓我們仰望天空,就我們所知道的現代宇宙學的知識,於是對我個人而言,我們的思考系統就像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宇宙,八大行星圍著太陽轉,而太陽系又繞著銀河系。

  但是在東方,尤其是台灣,舊的思考模型依舊沒有改變,我們依舊有一個中心思想,就好像行星圍著太陽公轉,我們的思想也繞著一個中心打轉,這個中心是一個凝聚的固體,在以前叫做統治者,現在則是政治權力的團塊。絕大部分知識分子的思想,就是圍著這個團塊打轉,而且一步一步地往內縮。

  如果您認為您的思考的舞台與我的類似,那大概就是這樣了:一片虛空之中,飄浮著數不清的念頭與成見,就好像大大小小的星球散佈在宇宙之中,這其中有些巨大的團塊會發出強烈的能量吸引著我們,或是扭曲著我們,我們容易對巨大的團塊產生某種莫名的執著,就好像人類一度以為地球或太陽是宇宙的中心。

  這種東方中國的模型,在台灣尤其明顯,對台灣股市的投資觀念,影響之大,無與倫比。初步整理下來,有以下幾個重點:

一、東方台灣的思考宇宙的中心是一個有形的團塊,它的觀念從太陽而來,然後再變成帝王,現在則是代表最高權力的統治者。
  在股市中,絕大多數的人並不認為市場是受某種無形法則所支配,而是被一股巨大的有形勢力所操控。如果股市有所謂的運行真理,那這個運動定律就是官僚與平民圍著統治者打轉的旋轉路徑,這種路徑從起始到最後的歸依都是一條用肉眼可以看到的有形路線;所以台灣股民很容易把支配股市的法則硬給它想像成是一種物質的運動,如果這種運動有規範有定律,那麼也必定是物質的規範定律,而不是無形的精神。
二、在台灣,一般人是把一個觀念當成一個團塊,就好像一個小行星,但是這個行星本身是死的、是物質的,所以它不再具有生老病死,或者是成住壞空的生命觀念,而全然是一種不變的固執團塊──於是乎,在這裡,我們呼應古老的中國,每一個星球之所以繞著中心轉圓圈而不會碰在一起打架,那是因為它們取得了某種均衡的默契,也就是說:在我們的社會中,或是金融市場中,每一個觀念或方法,都已經取得了它應該有的地位,或者說,它取得了適合它的位置,整個系統就好像一個和諧的大家庭,在這種默契中穩定的運行,營造出和平無事的氣氛。
  而這種默契,就是中國人或台灣人所認為的世俗規範,例如:要升官就要拍馬屁、要有成就就必須賺大錢、讀書就是為了考上好學校、要股價上漲就必須要坑殺散戶去炒作它……這些世俗的觀念,成為長久以來東方中國被西方人瞧不起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思考如宇宙之大,而我們這個宇宙不是完美的,它還需要加強或超脫;而不是台灣股市所固守的傳統價值觀,誤認為它一切都已經到位誤認為它一切都已經各安其所

  以下講盤勢。

今天收小黑,這個盤勢依然陷入膠著狀態,趁此機會,基本面派的選股工作宜早點做心理準備。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14 下午 13:50台灣.新竹

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3(四):單純投資決策的美麗與缺憾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10.13():單純投資決策的美麗與缺憾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對於一個操盤手而言,有兩件事情是他必須要做選擇的:第一,他是否要用一種大家都可以了解的方法去做投資?第二,他是否要用一種比較高深的方法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更高的報酬?

  可能有的人認為這個問題是廢話,當然是要追求高報酬,而不是要求每個人都懂你──於是我把題目換一換,如下:假如這個操盤手換成我,請問:我是否要用一種比較高深的方法去做投資?或者,我是否要用一種比較高深但比較厲害的方法去做我自己才看得懂的投資?

如果我選擇第一種,那麼,我的學生與讀者都將會看得懂,他們可能會感到高興,但是這個方法可能因為比較淺一點,所以沒有辦法追求到大家想要的高利潤。

如果我用第二種方法,那是我自己的實力的發揮,有可能會追求到我想要的理想利潤,但是這樣一來,因為方法比較高深,難以解說,所以我的學生或讀者都可能會聽不懂,於是我們的班就可能會招生不足,甚至舊生也紛紛落跑了。

換言之,不論用第一種方法還是用第二種方法,學生都不會感到滿意──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答案只有一種:把第一種方法跟第二種方法混合參照使用。

2014年的時候,我們就是這樣子操作的。在那一年,我們幾乎放棄了選很多支股票,而這是跟我們的風險原則有違背的為什麼要放棄的原因,同學也不是完全聽得懂。如果有一種操作態度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用負面的稱呼就叫做捉摸不定,用正面的態度去稱呼,勉強可以叫做靈活運用。為什麼說是勉強呢?因為我們也不是為了靈活而靈活,只是許多條件水到渠成,使我們覺得那樣做是最好的──我不知道這樣的理由有多少人能夠聽得懂,但是我們那一年確實是這樣做的。

今年(2016年)的操作方式,我很早就講過,跟兩年前是採取同樣的模式,現在檢討起來,這種模式算是成功了。至於有沒有選到生技股,我也沒有那麼在乎了。今年的生技股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發生,能讓投資人與其產生一定的距離隔閡,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最後我再強調一次:當年選台積電一支股票操作,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情;在那種無可奈何之下,當年許多同學裹足不前,所以沒有賺到理想的利潤──現在過了兩年回過頭來看,如果兩年前能夠多選個幾支,然後每一支都能夠像當年的台積電那樣漲得那麼美麗,那該不知道有多好啊……。

以下說盤勢。

今天收中黑,這個盤勢依然陷入膠著狀態,趁此機會,基本面派的選股工作宜早點展開。

至於技術派的選股工作,昨天初步的感覺是:選起來有點困難──當發生這種情況的時候,我們就要看一下月曆,如果季節允許,時間就要再往後挪一點。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0.13 下午 14:20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