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8.1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10.21(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0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10.21()下午2:30~6:00

2017.10.28()下午2:30~6:00

2017.11.04()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50)~我對於操盤與教學的一點想法




王力群_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50)~我對於操盤與教學的一點想法

  今天是919號,禮拜二,收吞噬線,成交量有1400百多億。這個盤從915號爆出1600百多億的巨大成交量之後,目前為止,進展不大(缺乏續航力,多頭斷電),所以我「預測」他短線將繼續陷入「多頭的困境」。(回顧9/13我寫的文字:「今天是913號,禮拜四。目前盤勢在平盤之下掙扎。其實這兩天的日K線應該會蠻重要的,因為目前發球權落在空方手上,多頭想要突圍,就要花點腦筋出招了。否則,前幾天的大量爆出來卻收不了漂亮的線,對於多頭走勢是不好的。

  但是,因為幾條重要的均線仍然呈現上揚狀態,所以,短線將不斷底受到中線的干擾,料到會有許多的反彈掙扎,也就是震盪格局。一直要到均線家族開始逐漸收攏的時候,才會出現比較明顯的『決戰時刻』。

  最近我忙著籌備1014號的聚財網課程,反而是這個專欄的文章寫得比較少了,很抱歉。關於1014號的課程我的構想是:把我最近20年來的操作感想與領悟得來的知識整理成一本書,再把這本書濃縮成15頁的講義。同時趁這個機會,好好的思考一下過去這20多年來,我到底在股市做了些什麼,得到了什麼?有哪裡是我可以繼續發展的?跟我以往在別的領域所學的相互印證了多少?……但是這個題目實在是太大,要花許多的時間,如果我繼續籌備這個課程,那我就不太有時間寫別的文章了,所以,乾脆先把已經寫好的部分整理出來,讓讀者先看看,以下就是已經寫好的精華摘錄,分為7段──

1、【知識系統

  股票知識應該有一套完整的系統。以前大家在國民學校受教育,應該就是「如何去建立一套真正地正確的屬於自己的知識系統」──但是回顧以往,教育部並沒有做到這點,甚至是完全漠視!同學也沒有如此地去敦勵自己。

  既然沒有,學校裡既然找不到,首先想到的當然就是到圖書館去找,還有書局裡的出版品──如果能夠找到,那就是比較簡單的電腦程式操作系統。這是另外一個問題,我們以後再講。

  接下來,把希望寄托坊間的有聲媒體,當然還有許多課程,許多股票市場的老師──但是談到一個完整的系統,沒有。沒有就是沒有。不論是巴菲特還是索羅斯,都沒有公布他們自己完整的系統。

  建立一個操作系統知識系統,從零到最後,這有多難呢?其實這就是人類建立文明的過程,也就是文明的歷史。

  現在,試著想像一下:你現在扛起建立人類文明這個責任,請問有多困難?

  我們抬頭仰望天空夜空,滿天都是亮晶晶的小星星,從太陽系到銀河系,浩瀚的宇宙,一定是有規律的運動定律所支配──這是牛頓的觀念。但是,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對於宇宙的法則知道的仍然太少。我們肉眼可以看到的一大部分,我們都還沒有完全了解。這就像把一個收音機送到原始人面前,希望這個人能夠從這一台收音機身上,倒回去重建當時發明收音機的過程;如果順利,他就可以從這一台收音機身上重新建立物理學、電子學、材料製造科學… …你說這個有多困難呢?

  如果要跟各位同學敘述我使用的操作方法,如果是單純的技術,這個課程會變得非常簡單。18年前我就是這樣子開始的,我不是把股市看得很簡單,而是把教學看得很簡單。這是我當年犯下的大錯,大概在2003年以後,我每年都有新的覺悟,每年都在為當年的大錯付出代價。

2、【天賦】

  幾乎所有的贏家,一半以上都是憑自己的天賦去操作,這就好像優秀的運動員一樣,只顧拼命向前奔跑,沒有去想著自己身上血液流動的方向以及肌肉燃燒脂肪的醫學原理。這些贏家照顧好自己可以,但是如果要照顧別人、把相同的方法轉移到別人身上,這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但是絕大多數的贏家卻不知道這件事到底有多嚴重,因為教育跟股市操作比起來,規模一樣龐大、內涵一樣深奧!精通股市操作已經很困難,更遑論是身兼兩種專長,同時精通股市與教育。

3、【關於歷史】

  一開始,我進入股市的時候,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有學,完全白痴、完全糊塗,白紙一張。等到民國84年底我試重新進入市場,我已經了解最重要的一個操作觀念:大跌後買進。也有人把它叫做逢低買進。

  如果你了解哲學史,就會明白:逢低其實是一種性質的描述,而不是一種量化的分析。換言之:這裡的「低點」其實是一種相對的觀念而不是絕對的觀念。 所以,當別人問起這個低點是多低呢?是三千點還是兩千九百九十九點呢?我想了很久,卻無法回答,因為這個低點是相對低點,而不是絕對低點。

  如果你了解哲學史,你應該明白,這裡已經牽扯到相對跟絕對的觀念了,從這個地方可以發展出一大片的專門的學術領域,但是我們這裡篇幅有限。意思就是說:各位必須憑著自己的天賦去了解,或者抓著老師不要讓他走,把它拷問至死。

  民國78年,我在什麼都不知道的白痴狀態之下,糊裡糊塗進入股市。絕大多數人都跟我一樣,都是這樣笨笨的進入股票市場,然後傻傻的地賠出來。但是人與人之間如果要說有差別的話,而且容許這個差別可以達到很大,那麼,這個差別最好的答案之一,就是『自知之明』

  1990年的大跌一開始,我茫然不知所措, 91號跌到3000多點附近,我就去當兵了。那段時間候,我全部的心力都放在當兵上面。──不要再問我為什麼會那樣了,為什麼我會把當兵這件事情看得比股市賠錢還要重要?我也不知道,。各位想想:如果你的理智可以分辨現在哪些事是重要的,而哪些是不重要的,那麼,你可以馬上停止做那些不重要的事,而把全部火力集中在最應該做的事情上面嗎?如果是這樣,那麼大多數人就不會走捷徑了。用抄捷徑所使用的方法,往往是找不到正確方法而不得已使用的方法;換言之:就是次要方法,就是不重要的方法(但是可以應急)。

  退伍回來之後,我進入工程公司工作,主要是承包公共建設,例如高速公路與台北捷運。在這幾年中,我對幾乎沒有什麼時間去關心股市,每天只是在晚間電視新聞播報完畢之後,螢幕下角會出現跑馬燈,顯示今天台北股市收在多少點──不要懷疑,我認為那樣就是最輕鬆的看盤方式;重點是:這樣觀察的方式,優點遠遠比缺點多。在學習的正確過程中,我覺得先要學會長期觀察比較重要。這部分的工作,有的人是從小就開始了。長期觀察的基本功是漸漸陶而成的,是一種修身養性,等待這種基本功成熟以後,再進入短線,如此才能夠學好短線的靈活操作與隨機應變。這就是用大格局去包含小格局,比較不會漏掉東西。現在一般人剛好都倒過來,用小格局的眼光去看大世界,就好像用一個小小的茶杯去裝新店溪裡面的水一樣

  那一段時期(1992~1995),我主要是看報紙上面的新聞。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報紙的證券版提到「年尾的紅包行情」,或是「春節的紅包行情」的次數並不少。我稍微想了一下,覺得很有道理呀,每年過年大家不都是要用現金?不是都要換新鈔嗎?這樣貨幣就要流通嘛!銀根當然就要寬鬆囉,於是就有所謂的熱錢。這麼簡單的道理,多年以後,我才發現有一些自詡為基本面的專家「完全不知道」、或者「完全反對」這一項台灣股市投資最重要的現象。(有讀者應該可以看出來這件事的嚴重性有多高

  於是,我就這樣學會了最重要的市場操作知識:逢低買、特別是在X天,也特別是X天有XXX把指數XXX的時候。此時,差不多就是XX節,然後就要等XXXXX了。

  民國87年,因為我辭職了,所以有時間去證券公司的營業大廳去實際操作,我終於站在電視牆前面了,紅紅綠綠的股市行情,就好像一副超級大的地圖,可以讓我的思想在上面盡情奔放、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發揮我的知識以及想像力──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但是我當時並不完全知道,我只是感到很自然,因為沒有人再管我了,這裡沒有我的上司,甚至沒有業務的壓力。──這一點跟現在的年輕人不一樣。現在的人進入股市之前往往已經有太多的成見,把自己的目標就定的很高很高,然後強迫自己要跟報章雜誌報導的那些股神一樣,要能夠年年賺錢、月月賺錢,甚至天天賺錢!──這就是還沒有學會走路,就想要拿奧運短跑金牌了。

  以往的記憶,都深藏在我的大腦與全身上下的潛意識之中。如果我要回憶某段往事,我不是對我眼前的環境伸手,而是向我的大腦討記憶。請注意:過去的歷史並不是浮光掠影,而是真實的3D立體世界,有建築、有任務、有聲音、有刮風下雨,也有喜怒哀樂,然而這一切的元素,現在都消失了,全部都被收藏進入記憶的箱子裡,變化為光影的形態在腦海中浮現。換言之:我們如果要重新溫習歷史事件、如果我們想要從歷史中檢討錯誤、向歷史學習,那麼,我們就要回憶過去,但是,呼喚出來的過去記憶就像浮光掠影,像電影一樣,此時,我們如何還原當初立體呈現的活生生的環境元素呢?這就要看我們的想像力了,也需要靠我們的智慧,如果我們有足夠的聯想力,能夠把腦海裡面蘊藏的「相關情景」一併連結起來,把過去各自獨立的歷史時間串連起來,那麼,回憶的力量就發揮出來了。

  但是現在一般人沒有那個能力,因為他們的眼睛總是長在腦袋前面,脖子僵硬掉了,沒有辦法轉過頭來回顧來時路。所以:我們把「喪失記憶」叫做失智,卻不太會去把「不能思考,或是很少思考」當作失智症。如果真的那樣定義,那麼現在許多台灣人,即使是年輕人,平常根本就不思考,他們就全部成為失憶症的患者了。

4、【關於技術的歷史】

  我首先發展成功的,是平均線系統。首先被我發現的是年線的價值,但是年線週期大家都嫌長,於是我們(在證券公司的那群朋友)認為另外那條線應該是月線。但是在實戰中,大概過了一年的實際驗證,我就感覺到不是月線這條線;既然不是月線,那會是哪一條線?其實不是往前往推就是往後推,但我現在講的是中線,所以是往後推──這個推理是我早期最重要的成功關鍵之一。但問題來了:能夠這樣推理,是一種思想邏輯呢?還是純技術?

  從19902016年,這二十七年之間,幾乎所有的大型買進機會,都是同一種類型,那就是:相對低檔。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這十幾年當中每一個優秀的大型買進機會,都是一個單獨的類型、都是一個獨立的經典案例,是絕對跟其他的機會不一樣的!──幾乎所有的投資者,都曾經在不知不覺中被這種矛盾困擾過。

  簡單來講,所有的台北人都是一樣的,都是人類;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沒有兩個台北人是一模一樣的,即使其實他們是雙胞胎,外表也會有差異,更遑論是在行為上面了。──這個道理,難不難懂是另外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如果把雙胞胎的例子落實在股市,幾乎所有人都沒有辦法接受這種邏輯的轉移。換言之:問題是在「相同的邏輯轉移到其他的領域」之後,您是否能接受呢?這就屬於認知的問題了

  公元兩千年年底,以及2001年年初,我嘗試用電腦程式的機械固定流程去設計一套簡單的中線獲利程式──我雖然成功了,把法則具體化了,但是卻碰到自我調適的問題,也就是說:我發現我沒有辦法百分之百地按照自己設定的公式去操作,在很多時候,我傾向於讓我的自由意志發揮出來,然後隨著我的新發現去思考、去發展我的新的操作法。

  2001年,我開始發現教學不只是技術的問題,主要是心理的問題。我發現許多人根本拒絕去學習,因為他們拒絕改變。這個觀念,主要是我的學生「刀疤老二」提醒我的。他那個時候三不五時會寫信跟我討論股市的問題,由於他的專長是哲學,所以他一開始就會非常注意這個問題。哲學雖然也是我的專長(我年輕時曾經報考過哲學研究所跟藝術史研究所),但是因為我花了很多時間去發明技術以及發現原理,所以我開始教學的時候反而忽略了群眾心理。(「刀疤老二」後來在大陸享有高度名聲,那是他自己的實力與功勞,我只是幫助他啟蒙而已,不足掛齒
 
  2003年,我設立了佛學課,主要是想幫助同學解決一些心理的問題。因為我們發現:許多心理的問題來自於他們對於人生的疑惑與煩惱。一個沒有正確人生觀的人,如舟無舵,如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危機不在眼前,就在未來不遠處。

  2004年,第一批同學經歷三年的訓練,大致上告一段落。他們最重要的訓練方式就是:每天寫工作日誌。這段時期我教育出來的學生,有一個叫做XXXX的,他後來在聚財網出過兩本書,第一本書的內容大致上是來自於我的講義。從這件事情上面,我發現:技術是一件事、人格又是一件事,盤勢或許可料,但人心難料。──一般讀者都把焦點集中在技術上面,忽略了操作者本人的人格品質,於是往往掉入了巨大的陷阱而不自知。因為,如果人格撐不住,則技術遲早頹圮

  2004年下半年跟2005年上半年,我在操作短線期貨遇到了挫折,這一次的挫折讓我明白:股市操作必須多頭並進、多元化、多方面思考,甚至是一心二用、三用,因為不同的路線(長中短線),有不同的邏輯。以金融市場而言,就有股票跟期貨兩大部門,兩大部門的知識,在很多地方都不太一樣。中國東南方有位「擅長武器操作」的「期貨大師」卻完全不知道這一點,把期貨當成的票在作,結果把客戶的錢輸掉了100%,後來他執迷不悟,於是自己後來也賠掉了至少80% ,然而,他現在卻是檯面上大家耳熟能響的所謂大師級人物之一。悲劇搞成這個樣子,還能說什麼呢。

  2009年我成立了正式的投資公司,叫做大海龜投資公司,成立這個公司主要就是想公布正式的對帳單(政府登記有案)。其實我們公布的不只是對帳單,還有年終的會計師審核報表,盈虧清清楚楚。2010年,大海龜投資公司獲利超過30%以上,一時之間,我感覺我的人生似乎穩定下來了。後來這個公司一直維持運作到2014年我父親去世。

  2014年因為我父親出現很多狀況,所以我必須花很多時間在家務事上面。這一年在我的操作生涯中是巨大變化的一年。主要有兩方面:第一:我發現班上某些同學的操作理念跟我不合,我認為:高深的技術來自於(正確)高深的心理;而某一部分同學認為:高深的技術,才能夠發展出「更高深」的技術,跟心理完全沒有關係!──後來,我就跟這票同學分道揚鑣了。

  2014年另外一件事情是:由於2013年我在健行科技大學做了一場演講,講完之後,我發現講稿中有許多資料跟我以前所思考的哲學題目是相通的,那些題目是我當年沒有完成的。於是我就回過頭去研究那些問題,發現那些問題跟股市操作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我如獲至寶,繼續把那些問題研究下去,一直到現在。

5、【命運、道德】

  如果我們跟著一些股票大師操作,那麼,我們學他的方法、使用他的方法,為什麼我們不能夠像他一樣獲利呢? … …自古以來,當操作生涯步入某一個階段之後,都會碰到這樣的問題。這個答案,其實非常的廣泛、牽扯到的知識領域非常的多,是一個意義非常豐富而且深遠的問題,也是我們這次上課的重點之一。在這裡,我先簡略地直接給答案,各位可以先從一個例子去想:為什麼張三娶了李阿花之後,婚姻生活幸福美滿:而你當年跟李阿花在一起的時候,為什麼天天吵架,到最後翻臉成仇就離了婚呢?

  從前有一個星球的外星人,他們是用腳開車的。有一天,他們聽說地球的汽車賣的很便宜,於是就花錢跟地球人買汽車。買來後,打開車門一看,外星人傻眼了,因為方向盤是在上面,而不是在下面。他們以為地球人是跟他們一樣,都是用兩隻腳開車、用雙手來思考,右手思考藝術跟感情,左手負責計算數字。所以,對外星人來講,他們要學習的第一件事情是:先要培養他們的族人「用手做事」的觀念,而不是一下子就能夠把手放在方向盤上面

  在股票市場中,絕大多數的人,他第一個應該學習的,是那個方法的背景,也就是傳授那個方法的人的天賦(教師的天賦)。但問題是:幾乎所有的贏家,都想不出一套有效的教育方法把自己的天生本能化為幾千個、甚至幾萬個流程細節,然後一步一腳印地教給沒有這種天賦的學生,使他們也能學會。

【給予、自覺】

  這篇寫到這裡,我希望讀者認真地回答我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你認為你在高中以及大學的時候,我們學校裡的老師是在真正地「教育」我們呢?還是在「灌輸」知識?意思就是說:他們是「給」你知識還是在「教」你知識

  第二個問題,從學校畢業之後的你,一直到現在,到底是在活用知識?還是跟在以前的學校裡一樣默寫死背來的知識?……你現在在思考的時候是左右逢源?還是屢逢挫折,於是時常陷入迷惘,再想下去也沒有辦法解決問題,最後總是不了了之,你是否經常這樣呢?……

  學校畢業這麼多年了,你的思考方式是繼承了以前學校裡那些老師的思考風格呢?和還是已經猛然悔悟,改成使用真正「正統」的思考方式去理解我們的社會、去了解我們自己的人生呢?

  第三個問題,是我小時候在倪匡的科幻小說《猴神》上面看來的一個故事,我把它改編一下,寫在這裡。

  從前有個人,他找到了萬能的天神,神說:「你可以許一個願望,我幫你實現。」這個人想了半天,說:「請你賜給我賺錢發財的能力吧! 」──萬能的天神愣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說:「我能夠在1秒鐘之內從大西洋的海水中提煉出一億噸的黃金;你要錢我可以直接給你,但我卻沒有辦法在一日之間教會你賺錢的智慧,這個你必須自己去磨練、自己去學習。」於是這個人又說了:「既然沒辦法給我智慧,那麼請給我幸福吧!」萬能的天神又笑了一下,說:「幸福跟智慧不是同一件東西嗎?有了智慧,不就等於擁有幸福了嗎?

  故事講完了。

(這系列文章非常重要,所以我會寫的長一點;每一層境界的細節都可以寫成一本厚厚的報告……未完待續)


~王力群 2017.9.20 於新竹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49)~如何思考股市的漲跌?


王力群_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49)~如何思考股市的漲跌?

~~~如何思考股市的漲跌?~~~

  今天是913號,禮拜三。目前盤勢在平盤之下掙扎。其實這兩天的日K線應該會蠻重要的,因為目前發球權落在空方手上,多頭想要突圍,就要花點腦筋出招了。否則,前幾天的大量爆出來卻收不了漂亮的線,對於多頭走勢是不好的。

  我今天想跟大家談的是:我自己當年是怎樣「看盤」的?

  我是在民國877月,也就是台灣指數期貨開始上市的那個時候,開始操作短線期貨的。在那一段時期,我主要的工作是用『人性』的角度去看盤。例如:如果拉高以後在高檔爆大量,那就表示有許多人出貨,也有許多人買;如果未來是多頭市場的延續,買的人就是聰明人;如果將來不是多頭市場,那這裡就是頭部,買的人就是傻瓜了,而且這個傻瓜還是一群人,數量非常多。

  通常一般人會認為:有這麼多人去做同樣一件事,那麼那件事情就不會錯──這是完全錯誤的想法,在股市中很容易驗證但後來我發現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明白這個道理。絕大多數的人認為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道理可以遵守,而是以多數人的行動為原則──意思就是說:一群人做的事情,就是對的!所以我們只要跟隨潮流,就對了!不必花什麼腦筋!──我個人認為,這是混蛋+3級的想法,但卻是台灣股市的主流。

  又例如說:股市上漲,一般人想到的是因為公司賺得錢多,所以股價自然升高;他們不會想到的是:股價高以後,就會有人想要出貨,然後在高檔爆大量──他們沒有辦法從人性的角度去想問題,他們只能夠從「非生物(不具生命現象的物體,例如石頭,鉛筆,汽車)」的角度去想事情

  例如,他們會問像這樣的問題:「股價拉高以後,會發生什麼情況?」──對他們而言,這一類的問題就相當於:如果你讓汽車以時速80公里往東邊開,兩個小時之後他會在東邊多少公里呢?──答案就有一個,就是東邊160公里的位置。在這個題目中,駕駛者開車的技術好壞並不重要,他開車去做什麼也不重要,途中會發生什麼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80×2等於160──就是這麼簡單,把這種邏輯投到股市裡面,於是他們也在問:股市是漲到一萬點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在他們的腦海中,這跟上面160公里的那個題目的邏輯是一樣的。
  換言之,對「某些人」而言,股市的漲跌相當於石頭的物理運動,而跟人性沒有什麼關係。

  這些人包括高級知識分子,包括高級的專家學者,也包括一般老百姓,甚至包括一些最頂尖的社會菁英!──這群人的特徵就是:他們把天底下的人跟事情都當成沒有生命的石頭看。

  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我們不能夠明顯感覺到這些人的觀點呢?……我的答案是:因為他們自己不知道!──因為不知道,看待事物的角度錯誤,所以他們在社會上做事情屢逢挫折這其中,還有一部分人產生「演化」,變得逐漸失去人性;他們裝成他們會「把別人當人看」,其實在他們的眼中,萬事萬物都是沒有人性的石塊跟泥土──這就是他們的宇宙定律。

  我們的填鴨式學校有一項特異功能,就是可以教會人「偽裝」──裝成自己是文明人,其實有些人就是把人類當成石頭、甚至當成大便。許多在情場上忘恩負義的狼心狗肺之徒、許多當了官對黎民百姓的死活無動於衷的人,都是屬於這種人,您說這種多不多呢?

  過去二十年來,我之所以對自己的看盤法以及操作系統有信心,除了實戰驗證之外,最重要的是:當初在建立這套方法的時候,我是很自然地依照人性的角度去發展他的。換言之:我把股市看成是一群人在『鬪智』,而不是像某些人那樣,把股市的漲跌看成是沒有生命意識的「死物體」運動──這些人把自己的這種看盤法以及宇宙觀看成是一種「科學」,而把加入人性的東西看成是「不科學」的!不確定的!不理智的!

  歷年來,我有一個很深的感覺:很多人在頭部或谷底的時候,總是喜歡尋找基本面的理由,像是利多消息或是利空消息,然後再把那個消息當成是自己進場或出場的理由──從表面上看起來,這樣的動作似乎很理性,但後來經過許多年,我逐漸領悟了:這種動作表面上看起來很理性,但其實沒有人性!──沒有他們自己的人性!因為:他們是根據市場流傳的消息來做動作,而沒有真正地去用自己的觀點,也就是卓然獨立的智慧去做判斷、去思考。

  在他們的世界中,依據理智來做事就叫做科學,然而理智是什麼呢?對他們而言,「符合科學態度的理智」其實就是市場專家的意見,而不是自己在內心深處經過無數地翻騰、掙扎,與挫折互相砥礪之後所磨練出來的見地。

  其實,他們對於那些利多跟利空的消息,根本沒有感情!因為那是市場的消息,或是一種現象、一總事實,頂多就是你思考的材料而已,而不是精神意識的基本構成元素!──這裡所謂的材料,就跟石頭裡面二氧化矽的成分一樣,是冰冷的、沒有生命的,當然更不會思考,就是一個死東西。他們讓這些死東西在自己的腦袋裡面跑來跑去,把它叫做科學思考,其實是跑錯地方、上錯舞台,這裡是股市,而不是理化實驗室。

  15世紀文藝復興以後,現代科學逐漸發展壯大,逐漸與人文智識分道揚鑣。這一分道揚鑣的後果,何其嚴重啊!現在科學逐漸變成一種沒有人性的學科。為了防止人類情緒的干預,他們把人性的觀點拿掉,於是逐漸偏離人本主義。從好的方面來講:不受感情(尤其是政治的惡勢力)左右,專心探索宇宙萬物的本質,這是很好的;從壞的方面來講,這種「把上帝拿掉」、「把人性踢開」的思考方式搞久了,人類自己也就逐漸變成冰冷的機器了。

  我們台灣的學生,處在歷史的洪流中,不知道自己是15世紀以後現代科學「定量分析」的教育產物,總認為自己的思想是天經地義,殊不知自己的思想其實就是一種有利有弊的定量分析,只講究數字(以畢達哥拉斯派的思想為宗主),而不是15世紀之前亞里斯多德希臘式的「定性分析」(以性質為重)。

  現在科學不去討論物體運動的背後原因,而只看運動的軌跡與結果;不去探索內在,而專注於表面的行為──這種思想發揚光大之後,別的地方我就不講了,在股市中,結果就是拼命賠錢吧!沒有人會可憐我們,連我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賠成這樣,這就是身在廬山中而不知真面目,身在大歷史的洪流中而不自知。歷史教育的失敗與製造出來的思想盲點,是多麼愚弄人啊。

(這系列文章非常重要,所以我會寫的長一點;每一層境界的細節都可以寫成一本厚厚的報告……未完待續)


~王力群 2017.9.13 於新竹

軍公教加薪跟民間薪資並沒有關係



 依照我個人粗淺的看法:軍公教加薪3% ,跟民間薪水高低並沒有關係。
  之所以會有這種錯誤的邏輯連結(幻覺),是因為台灣以前,大概是民國50年代開始,因為景氣逐漸好轉,所以政府跟民間的薪資同步成長──請注意:根本的原因在於景氣好壞,跟政府是否起領頭作用,關係不大。(威權時代會有一點關係)
  台灣近年來的公務人員士氣低落,可以說是達到空前的低水位,這一點恐怕許多人不知道。因為未來的前途福利很多都被政府拿掉了,考績的評量又比較寬鬆,所以許多人乾脆就不做事了。賴院長這一次調薪,恐怕主要是想提振一下這些人低落的士氣,不過我認為效果不大,甚至可能等於零。因為:他們會認為這些錢是你該給我的,只是拖到現在才給我,時間上晚了一點罷了。
  如果最近景氣真的好轉了,那麼,政府給公務員加薪,我們自然也會看到民間企業加薪,那是因為景氣好轉,不是因為民間企業要看政府的臉色。中國歷史上有許多朝代,拼命給公務員加薪,但另外方面卻拼命增加老百姓的賦稅,形成M的兩極化。所以,政府加薪跟民間加薪,兩者之間根本就沒有關係。

~王力群 新竹 2017.9.13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48)~為什麼技術瓶頸難以突破?

王力群_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48)~為什麼技術瓶頸難以突破?


~~~為什麼技術瓶頸難以突破?~~~

  今天是98號,禮拜五,現在是盤中這個盤在前兩天幾乎殺破了十日線,賣是可以賣,但是,是否要就此看空,目前還嫌早。換言之:短線可能是混戰,長線依然是多單續抱。

  我在下個月,也就是10月的14號,在聚財網要開一個班,主要是跟大家談一談在我這些年來的操作歲月中,是如何去看待挫折、如何去突破瓶頸的。

  談到這個問題,歷年來同學問我最多的問題之一,就是關於「如何看待技術」的問題。這個問題要怎麼說呢?──在一般人的心目中,股市是沒有心理分析的,就只有技術(這個技術包括基本分析)。換言之:就像我們在高中寫考卷的時候一樣,回答問題的時候,是看我們計算的過程正不正確,而與我們的人格心理素質無關。──其實這個觀念是錯的,因為:如果你的修養低劣,面對考題的時候心浮氣躁、坐立不安,甚至瘋狂大叫,那麼,你這次考試大概就很難及格了。同樣的邏輯,到股市中也是一樣;這個道理本來很簡單,但是不知道回事,幾乎絕大部分人都想不通:修身養性的人格素質跟操作股票有什麼關係呢?──其實這就是技術難以突破的關鍵所在

  以下幾點是重點:

  一、基本上,心態端正最重要。心態端正,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如此學習,至少可以把握大方向不出錯誤。如果學得不對做錯了,也有機會糾正自己。自己不知道的,就勤勞發問、刻苦學習,這就對了。

  二、但是,如果心態正確,卻不夠聰明,不能領悟正確操作方法的內涵,這也是不行的。這種狀況,就須要借助他力,就是要得到良師益友,來幫助他投資或操作,這樣才有辦法突破瓶頸。就跟郭靖一樣,如果沒有遇到好的老師或是好的朋友,學不到正確的方法,即使個性善良老實,郭靖也不可能會成為武林高手。

  三、如果個性又善良老實,頭腦又聰明,那就是兼具郭靖跟黃蓉兩人的長處,這種人,一萬人當中也沒有一個。這也就是為什麼股票市場當中真正的贏家這麼稀少的原因。

  四、如果資質平庸,卻認為自己還不錯,甚至智比諸葛亮,那大概就完蛋了。目前,台灣股市這種人非常多。可以說是多如牛毛。

  五、如果個性善良老實,但是在技術方面沒有天賦,但是肯虛心肯放下身段,願意學習 ——這就是我們班要幫助的目標了。

  總而言之:目前台灣股市的投資人或投資客,最大缺點在於沒有自知之明,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把自己搞成封閉系統;就算是學習,也是心態不正,妄想一步登天,或是三天打漁兩天曬網,沒有耐心;加上從前在填鴨式學校學到的知識系統與觀念幾乎都不太對,雪上加霜又一層。如果再加上先天業障深重,那可真是無處安身立命了。

  在一路走來的過程中,我認為妨礙突破技術瓶頸的最大殺手,並不是大家想像的「技術占了最大的部分」──從某個角度來說,投資人不知道投資知識是如此旁徵博引,進而小看股市、藐視知識,這固然是一大通病,但一開始的時候,首先碰到的最大的學習障礙其實不是技術,而是心態!也就是急功好利,或者是把技術看成是完美的聖杯可以予取予求,甚至把技術當成是股市提款機或股市提款卡──在心態上的這種扭曲墮落,以及不知道擁有這種心態是可恥可羞的,這樣當然就被困在瓶頸裡面,再也衝不去了。

  所以,自大狂妄是第一號的敵人,因為自大狂妄而堅持自己急躁荒疏的個性而不改,剛愎自用,再加上對於真正的技術有眼不識泰山(因為無知),這三大原因,就註定把操作者打落水但即使他被踩成肉醬,他也不會知道自己是怎麼輸的,這都是因為缺乏對自己心態的了解,也就是沒有自知之明。

(這系列文章非常重要,所以我會寫的長一點;每一層境界的細節都可以寫成一本厚厚的報告……未完待續)


~王力群 2017.9.8 於新竹

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有興趣的同學麻煩您去信箱收一下

*****************************************************
大家好!
我有發一個新課程招生的簡章email修過必修班的同學
有興趣的同學麻煩您去信箱收一下
(實在找沒有可以寫信來跟我索取)
感恩!
^^

~王力群 2017.9.7
*****************************************************

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

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47)~破產八次的啟示!


王力群_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47)~破產八次的啟示!

~~~破產八次的啟示!~~~

 今天是94號,禮拜一,在北韓爆氫彈的利空消息中開低之後,這個盤力爭上游,終場是收在五日線之上。截至目前為止,主力還是用力做多的,所以市場潮流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今天我要跟大家談的是今周刊1073期採訪了黃毅雄先生。結果很多人跑來問我一個問題:黃先生破產八次而東山再起,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在2008年就寫文章介紹過黃先生的操盤觀念

  首先我要講:我不是黃先生,無法代替他來回答當年的事情。我只能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就檯面上看到的公開資訊,來思考我們身為一個讀者,從老前輩的身上能得到什麼樣的啟發。

  其實,看到那篇報導,我心中很多感慨。因為,現在市場上都講求技術,那篇訪問黃先生的文章,幾乎沒有提到技術部分,我看到的是心法人格』──尤其是人格,幾乎是所有操作問題的終極解答!但是一般人不會去注意。換言之:一大箱千元大鈔跟一小桶十元硬幣放在一起,一般人只會拿硬幣(技術),而對大鈔(人格)視若無睹!

  以下我用兩個觀點來講我對黃先生這篇專訪的感想~

  第一個觀點:潔兮禮佛摩也曾經破產過四次再東山再起,所以,黃先生破產八次也沒什麼了不起。在期貨界,這種事情很多,問題是能不能東山再起而已。就我微薄的個人操作經驗,破產八次一定是承載了過大的風險,換言之:他使用的方法一定是高風險高獲利的方法。所以:期貨操作如果採用過高的風險,就一定會陣亡!所以黃先生叫我們不要走鋼索,而是要鋪鋼板。我猜想:就是因為破產了八次,所以他才會說要鋪鋼板。換言之:他後來的方法一定不是當初破產八次的那個方法。所以,朋友們就不要再過度好奇去問那個失敗的方法是怎樣了。

  第二個角度是:破產了八次以後,他是怎樣累積到足夠資金做最後一次的東山再起?──這一點文章中沒有交代,這是最重要的關鍵。如果他不講,我想沒有人敢說話

  這篇文章最讓我感到高興以及落寞的地方,就是黃先生一再提到人格的問題。大家都知道:這麼多年來我反覆一直強調人格是一切問題的根本所在,但很少人理我,我很孤獨,沒有得到太多人的了解。這次換成黃先生來說,他是我的前輩,是大富翁,所以比較有人會聽他的嗎?真的有聽嗎?……

  我轉念一想:我也年過半百了,我也不年輕了啊,為什麼我提倡人格學說」卻很少人懂呢?是我自己的錢不夠多嗎?還是我能夠借到的錢不夠多?

  下個月14號,我要在聚財網再開一次班,談談我這二十多年來的操作生涯,許多寶貴的經驗,趁這個機會跟大家談談。總之,這一切都是緣分,如果有緣,就要珍惜。 

(這系列文章非常重要,所以我會寫的長一點;每一層境界的細節都可以寫成一本厚厚的報告……未完待續)


~王力群 2017.9.4 於新竹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46)~他們就是要硬幹!無奈……


王力群_2017年新版_股市學習次第(46)~他們就是要硬幹!無奈……

~~~做股票不就是這麼直接嘛?~~~


  今天是830號,禮拜三,目前盤勢上漲50點,狀況還不錯,符合我們這一波翻多的預測。目前沒有看到明顯的賣出訊號,那麼,多單就繼續抱著吧。

  今天我要跟大家談的是一個關於「暴力」的問題。什麼是暴力?就是不講道理。

  在人類的進化史中,得到別人的羨慕,不是主流,主流是要讓別人怕你。於是,如果一個男子正常地去追求一個女孩子,就算成功追到了,別人了不起頂多就是羨慕他而已。但是,如果他使用強迫的方式,拿著大刀跟斧頭強迫女方就範,而對方又不敢採取報復,那麼,從此以後,大家看到他就會不自主的發抖、感到害怕。

  我想說的是:自古以來,我們的潛意識中,並不是追求卓越,而是追求一種恐怖的自我形象,讓對方怕你。

  西方大概到文藝復興之後,社會與個人才是以追求卓越、希望出人頭地,為努力奮鬥的目標。在此之前,多數時候都是不講道理的時代!

  我為什麼要拼命地工作?我為什麼要犧牲自己的健康去工作嗎?為什麼我不能夠享受我認為的幸福?為什麼我要在家帶小孩?為什麼我不能去做我喜歡做的事情? … …這一連串的疑問,我都被問過,通常我會回答:不要再問為什麼了,這就是我們的命,我們要先嘗試去接納他,然後再去想辦法改善;而不是一接觸到這個問題就讓自己一直頹喪上下去。

  在家帶小孩沒有錯,但是最近幾年我看到的案例是:要求對方在家裡帶小孩,卻不准他去找工作、有了工作也不准加班、不准在事業上面有發展,這樣一來,賺錢就少了,但是到了月底,卻又要求對方把錢交出來!──這種就是暴力,一種不講道理的行為。大概是2008年以後,我陸陸續續在一些家庭中看到了這樣的例子。

  凡事不講道理,希望藉由暴力強迫的方式讓對方屈服,這種野蠻已經存在我們血液中的DNA幾千年了。這種暴力,就是最惡劣的有為法其中的一種。

  在股市中,許多操作者也有這樣思想的暴力。舉例來說:許多人嘗試經由理性的思考,或是曾經(幾乎都是在新手的時候)想要建立一種理性方法,然後用這種方法嘗試去在股市中賺錢──結果呢,錢沒有賺到,反而身心俱疲,人財兩失……就在這個時候,一種暴力性的思考就誕生了!那就是:如果採用理性的手段不能夠達到獲利的目標,那麼,我就採用「非理性」的手段吧!──這,真是荒謬到了極點!但是卻普遍存在台灣幾十萬上百萬的投資人身上。

  最後讓我講一個笑話,作為今天文章的結束──

  張三追求阿花,用盡了力氣,都追不到,一直吃閉門羹。張三氣餒之餘,忽然心生一計,想到一個絕妙的方法:他找了一根木棍,用力往自己頭上打,打得滿頭包、鮮血直流,然後張三就躺在阿花家門口呻吟著。

  別人問張三為什麼要這樣做?張三回答:竟然用正常的方法追不到阿花,那麼就用「不正常的方法試試看吧!搞不好這樣子做,老天會可憐我,為我打開另一扇窗戶呢!

  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笑話,不過故事講到這裡就結束了。

(這系列文章非常重要,所以我會寫的長一點;每一層境界的細節都可以寫成一本厚厚的報告……未完待續)

~王力群 2017.8.30 於新竹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兩種文明在賽跑

~~~兩種文明在賽跑~~~

  我們這個世界,從表面上看起來,因為科技文明的發達,總是不斷在進步;同一時間,藉著科技的進步,回過頭來加強人文主義的發展,最終仍然希望兩者能夠攜手並進──我想這應該是目前東西方學者大概的共識。

  這樣的想法,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錯誤;然而,身為一個求真求實的學術工作者,我們難道不能真的仔細地去想想看,這其中有什麼危險的陷阱嗎?──換言之:這種想法基本上正確,但是執行的時候出了大問題

  自古以來,關於這個世界進步的想法,東方的西方不太一樣。撇開印度不講,就我們傳統中國而言,大家都知道:中國在很早很早的時候,就發現了一個大道理:如果想要讓天下太平,就是要提升道德──有了道德以後,就不需要機器(科技文明)幫忙了。所以莊子說:機械那樣的東西,會腐化人心。

  於是乎,中國把所有的未來希望,都綁在「道德聖人」的政治制度上。如果要提升所有人民百姓的道德水準,這個目標太遠了;如果要提升所有知識分子的道德水準,這個目標現在正在努力中,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達到

  如果只要提高全國領導者一個人的道德水準,這倒是可以期待的。所謂聖君、所謂天子,所謂英明聖主、所謂千古一帝… …種種誇大的觀念,就這樣都跑出來了。

  這種觀念在中國流行了2000多年,到底對不對呢?首先我要說:發現「道德」是整個國家人民追求的共同目標,而且是終極目的,基本上而言,這個「發現」是對的!──不過,它太跳脫了!我的意思是:在達到道德的終極目標之前,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為什麼中國人就沒有想到呢?有人說:中國是理想主義,不是經驗主義,所以他永遠把目標眼光放在前面,所以他看到了道德,卻沒有看到科技的力量、沒有體會到機器文明的偉大,而且,就是因為已經體認到道德的偉大,相形之下,就把機械文明給比下去了──這種想法,其實就是一種執著,執著於道德,於是禍害無窮。

  西方的古代希臘文明也發現了「心智」的力量,換言之,古希臘智者的眼光也可以從物質的表象中掙脫出來,看到人類心靈更深層的意義。但是,希臘哲學家的影響力雖然大,但是沒有大過政治,所以在政治上,他們並沒有出現過那種「高蹈」的道德政治制度。西羅馬帝國亡了以後,西方逐漸步入所謂的黑暗時代,文獻都散散失了,哲學思想的傳統也斷了,從某個角度來講,他們變得比較渾渾噩噩,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他們剛好可以利用這一段時間來整理古代的東西,比較能夠從一個客觀的角度重新審視那些東西真正的價值在哪裡。  

  中國則不然,因為中國的歷史不曾中斷,於是主流價值一直流傳在我們這個社會,不論是表面,還是潛伏在暗流,過度依賴道德的政治理想(其實是一種統治手段),依舊是我們知識分子的思想主流;換言之:目前的中國人.尤其是台灣人,注重的不是理想的藍圖,而是統治的權謀

  大家都知道:發財有兩種方法,一種是憑自己的實力發財,另外一種是藉由剝削人民來發財。剝削人民就需要控制的手段,而統治的另外一個名稱,就是控制人民的思想與行為──如果我們把它叫做政治的話,我不知道您作何感想?但我們中國就是這樣,而且一直實行了2000多年。這也就是道德理想政治一直在中國盛行不墜的原因,因為他跟人民綁在一起、跟政治綁在一起,跟群體利益綁在一起,讓讀書人有了更具體的藉口與目標:表面上是說想要統治人民,帶給人民福利,但其實,等這群讀書人真正接觸現實的官場文化之後,他們很快就改變了自己的節操,變成了新的剝削者。於是,已經成為剝削藉口的「崇高的道德理想」,就這麼被保留下來。

  在標榜道德至高無上的權力文化中,一切向「虛無的理想」看齊,而把現實擺在後頭。於是,老百姓被餓死、被洪水淹死,都只是一種現象、一個現實,一種已經發生而無可更改的結果──因為沒有機械文明的思想,連帶著,使我們的思考變為封閉系統,於是乎,農夫的稻田裡種不出作物來,這是屬於農業的事情,就要從農業上面解決──如果用開放系統的概念去思考,或者任由開放系統發展,就可能會發現「機械系」可能跟「種田系」是有很大的關係!雖然這個關係是間接的,但是彼此聯繫的力量卻大的可怕!蒸汽機剛被發明的時候,也只是用來抽地下水而已,沒有人想到要把它用在紡織工業上。

  所以,到了近代,中國的有識之士也發現了:如果要解決中國農民的貧窮問題,光憑政治制度是不夠的,還要憑科技的力量!所以我們買了外國的機器,耕耘機、打穀機,淘汰了耕田的老牛,發展現代化的水利工程,提高農作物的產量。這一切改革的力量,都只是要實現古人所說的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於是乎,我們似乎堅決地相信:只要解出物質匱乏的問題、只要解決了老百姓的貧窮問題,天下就真的會太平了!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你們被騙了,你們被這兩句話給騙了!──肚子填飽了以後不一定會知道榮辱,倉庫裡存了很多錢,也不一定會知道什麼叫禮義廉恥。──想出這兩句話的人,雖然是從道德理想出發,但卻立刻陷入一種迷離幻境;在幻境中,出發點雖然是善意,但是建構的過程卻不合邏輯。請問各位:當你擁有了財富之後,道德的精神就一定得到成長了嗎?──這兩者之間,乍看之下似乎是直接的因果,距離好像沒有差很多,但是魔鬼藏在細節中,這個直接其實不直接,這個微小的距離,其實是天差地遠!

  大家都以為先要解決民生問題,然後再考慮道德精神意識的問題」──這種想法是錯的!民生跟道德必須同時並進!但是因為世俗的阻撓,所以,一定有某一方的進度落後不如預期──親愛的朋友們,您說是民生科技進展會落後呢?還是道德教育的推展會落後呢?如果你有把握道德教育一定會領先跑在科技教育前面,那我也無話可說。

  請注意:以前中國喜歡講「道統」,表示真理必須一脈傳承,當中不可以有間斷!如果有間斷,那就失傳了。西洋文明是從希臘開始,一直到現在,也是一脈相傳,當中或許有過所謂的黑暗時代,但是後來還是把以前的老東西找回來中國更不用講了,以前我們常常說什麼文武周公孔子孟子一脈相傳,表示道統非常重要!中國兩千多年來最重要的珍貴文化遺產是啥?我認為就是中國禪宗標榜的真心自性』!(不識真心.學法無益見自本性,即名丈夫。──不要笑我,我是認真的!

  如果我們今天再不把真心自性的教育趕快列入正式課程,那麼,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到時候就真的悲劇了!(其實這種悲劇早就發生在各行各業了,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

  我認為:精神(道與德)教育的拖延與敷衍,學術界與執政團體為了掩飾這種錯誤,所以刻意地拼命強調民生問題為優先,其實他們並不知道如何去真正地解決「人民無知」的問題。長久以來,我們為了追隨潮流、配合時尚,所以努力強調科技的重要性,一直強調科技不但可以解決民生問題,也可以也可以用來解決教育的問題!例如電影的動畫技術發達,對於教育非常有幫助;網際網路的普及,當然對知識的傳播有巨大的貢獻。

  人類往往有個錯覺:誤以為我們現在的教育制度是全面性的,雖然比較偏重於科技,但是人文的教育我們也已經具備了,早就做好放在那裡等了;只是進度比較慢,表現比較不好而已。有些知識分子會告訴你:現代教育實在太偏重科技了,人文沒有受到應該受到的重視」──其實他所謂的人文,並不包括我講的真心自性的那部份,而往往偏重於死背的道德教條,或是不按學習次第實施的人文教育;殊不知,如果跳過真心自性這一部份,任何的人文思想學習,恐怕都是風吹大石螳臂擋車,很難收到學習效果不識真心.學法無益!)。

  於是乎,人文教育表面上看起來雖然落後,但是學術界公認已經起跑了的那些知識(像是中文系哲學系歷史系……),其實也是跳脫的、好高騖遠的。真正應該受到重視的基本功夫,包括人性的啟蒙、邏輯的辯白,大概還鎖在倉庫裡面,就算有人看到,也不知道那是我們人文教育當中應該最被珍惜、最為寶貴的核心知識。

  我並不是說我們目前的人文發展全部都錯,其實隨著時代的進步,知識的統合工作確實是有進步,但是不如預期!──而這個延誤這個「不如預期」,並不是普通的落後,也不是單純的遲到,而是背後有人在搞鬼!因為我們的人文教育忽略了基本功!沒有從人的根性上去下功夫!!!

  我們另外還有一種錯覺:「現在全球科技的進步速度非常快!」──其實就廣大的宇宙而已,人類現階段的機器文明頂多算是還好而已,甚至有點勉強。隨便舉個例子來講:我們工廠的機器人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普及,有時候要幫老人洗個澡,也沒有洗澡用的機器人。──我們認為機器的進度很快,也許它的速度真的很快,但是它涵蓋的領域還不夠廣、能夠解決的問題還不夠多,因為我們原本的問題實在太多了。

  小結論如下:
  一、人文與科技現在的進度不成比例。

  二、我們自以為是的人文,其實跟真正的人文相差得非常遙遠。

  三、人文知識當中最珍貴的核心知識是無為法,可是這一部分的知識以及教育方法大多數還被鎖在倉庫裡。

  四、我們以為科技發展的很快,其實只是勉強而已,有些人認為還不夠快。

  五、我們自認為是科技的那一些發明,往往偏重民生部分,對於真正的人性啟蒙,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

  六、「先解決物資匱乏問題,再來解決人性教育的問題」──這種想法,在以前確實是對的,因為貧窮的問題迫在眼前;但是在現代未必全對,因為有些地方的物質匱乏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例如歐美先進國家。但是,他們現在的力量、國家的資源以及人民的只是力量,過份地向M型經濟靠攏,變成「貪婪」的盲目追逐物質生活。

  絕大多數的科學家、科技工作者、工程師,都抱持一種幻想:認為透過不斷地發明具有人性的機器,我們終於有一天可以解決人類所有的問題──容我再強調一次,這是偏離主題的妄想。人類的整體教育工作重點,並不是在於你做了什麼,而是在於你沒有做到什麼?(什麼是你還沒去做的?」──尤其是當你「沒有做到最重要的那一部分(真心自性的啟發)的時候,全體的思考規劃,以及行動方針,都會出現大問題──而這個大問題,起碼已經累積弊端累積了兩千多年了。

~王力群 2017.8.28 於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