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11.29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台北松江南京站教室現場講座~2018.1.13(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01.13()下午2:30~6:00

2018.01.20()下午2:30~6:00

2018.01.2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3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3.03()下午2:30~6:00

2018.3.10()下午2:30~6:00

2018.3.1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人民萬歲,股民萬歲!


人民萬歲,股民萬歲!

  前幾天我在看大陸連續劇「人民的名義」的時候,看到了兩位男主角在討論關於「民」的問題,兩位男主角演的都是政府高官,其中一位就一直強調官與民的差別,也就是強調官的優越性,所以官員常常要做一些百姓不了解的事情去「推動」政治,但另外一位男主角卻不贊成他的看法,他說:「我們都是人民啊!」──意思就是說:不應該區分官民你我,官與民不應該採取對立,也就是當官的要為人民多想一點。

  我在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感覺上被觸動了一個長久以來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這個問題我思考了許久,就是官與民的關係。

  一般來講,一些生活上的經歷或許會觸發我們的思考,但這一次的經歷卻是:電視上所演的只不過在重覆我內心長久以來一直在思索的某個觀念之一,他只重覆了其中一項,卻讓我感覺到這裡面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表面上看起來:官與民當然不應該是對立的,所以:做官的要多為人民想想──這個論點,我相信是不會錯的,大家也當然認同的。

  但是在這裡,我停頓了一下,我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為什麼呢?因為:如果官與民本來就是一體,那麼,問題不只是出在「當官的沒有為人民著想」,更嚴重的問題是「人民可能從來沒有好好地認真地想過當官的為什麼會這樣對待人民

  去年有一部電影,叫做「荷魯斯之眼」,講的是一個很古老的傳說,也就是在人類的遠古時代之前,統治地球的並不是人類自己,而是天上派來的眾神。這個傳說我以前就知道,但沒有想太多,後來,大概也不曉得過了多少年,我慢慢釐清出一件事情,那就是:人類的統治權本來掌握在神明手中,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諸神退位了,改由大祭司接任,再後來,大祭司的統治權被國王給搶去,於是國王就成為政教合一的統治者。在中國,這種痕跡很明顯,因為國王乾脆就自稱為天子,也就是天上之神的兒子或是繼承人。在基督教中,耶穌也自稱為神之子,但是耶穌並沒有講說他是來統治人民的,只有中國的天子是這麼講的。

  在這漫長的歷史過程中,統治權逐漸地交到人民的手上。在中國,殷朝跟春秋時代都是貴族階級在統治,所以我們可以講:官是官,民是民,這兩者的區分非常明顯;但是到了戰國,這一個界限逐漸被打破了,也就是說:人民的地位崛起,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秦國的宰相李斯。

  不論是孔子或是蘇秦張儀,商鞅韓非,還是李斯,他們的社會階級地位都比較傾向於人民,而他們的思想從戰國時期開始向廣大的人民傳播。所以,結論非常簡單:到了戰國末期,官與民之間的界限其實就已經非常模糊了,從好的一面來說,因為官民本為一體,所以當官的更要為人民多想想;從比較黑暗的一面來說:因為官僚如果腐敗了,其實也是人民的責任,因為很多官僚原本就出於民間,但是,問題來了:人民不會因為官僚的腐敗而檢討自己。

  於是乎我們的改革目標就變成了兩個,一是官僚,二是人民。官僚代表政府,代表統治集團,人民呢?代表一個更廣泛的群體,那麼,到底是官員是神聖的?還是人民是神聖的呢?我想這個答案我們非常的清楚,在中國歷代以來,都是認為官僚是神聖的,俗稱叫做官大人,人民就叫做草民、賤民、小人……都是很卑劣的稱呼。自從中國最後一個王朝滿清被推翻了之後,建立一個中華民國,百姓開始自主,也就是進入了民主時代。

  在民主時代,廣大的人民就更不會思考自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了──從某個角度來講,民主制度就是十九世紀人類過度膨脹的自我中心的哲學思想的一個延伸,這種哲學過度地強調了人的偉大,過度去強調了人民的力量,而儘量去迴避一個問題:那就是人民的無知,以及人類的無知。

  所以今天我們到處可以看到:「人民萬歲」、「人民優先」、「民主萬歲」、「凡事要以民意為依歸」……人民的民意不斷地被強調,成為了一種名教,成為了一種口號、成為了一種精神教條,到最後成為了一種毒藥。為什麼呢?因為人類始終在逃避一個問題:廣大的人民基本上是無知的、無明的愈接近現代,人民愈不會去思考當初那些官僚為什麼要這樣的壓迫人民,他們認為官僚因為高高在上所以鄙視人民,這話當然沒錯,但是從思想的角度來講,人民的思想水準確實是比較低的,這一點不可否認,但是這一點也沒有人敢去攻擊,因為: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知識分子、沒有一個真正的知識分子敢去抵擋全國人民的力量。
  
  雖然這是一個事實,但也就這樣被埋沒了。

  人民的無知,需要教育來解決。很少人曉得:要解決人民的無知問題需要現今教育經費的十倍、百倍,甚至千倍都不止(他們以為我們現在這種爛教育就是真正的教育了,這就好像吃了魏家的油卻以為自己吃的是好油,是真油)──這是一個全體人民都應該嚴肅慎重思考的問題,但是全世界卻很少人知道這實踐起來有多麼樣的困難。

  於是,我們就這樣腐爛下去,因為人民的腐爛,全民思想的無明,所以從人民之中培養出來的教師或學生也一樣的無明,等這些學生長大了之後,經由填鴨的低等遴選考試制度進入了政府,卻一樣沿襲了人民的無明──最可悲的是,他們自己卻不知道。往往辛苦了一輩子,卻是換來一場人生半場夢,夢裡是有為法,到最後歸於夢幻泡影,嗚呼哀哉。


  而少數覺悟到「人民自己需要檢討」的知識分子,也執著於觀察的單一角度,誤以為最後的這個答案落在人民本身身上,而忘掉了自己。也就是說:少數發現人民有問題的知識分子,也往往被自己本身學術的成就與進步而蒙蔽了眼睛,忘記了去觀察自己,忘記了自己也是廣大人民教育中的一員

  所謂知識分子這個光環,其實就是擔當教育責任的一個代名詞,可惜絕大多數的知識分子並沒有這種自覺。責任拼命往外推,不是落於A就是落於B或C或D……到最後都落不到自己身上,於是整個歷史,就成了人民的歷史,而不是成為自己的歷史,當然也就沒有辦法自己當借鏡,無法在歷史中自我反省。

~王力群 2017.4.18 於新竹